第8章(第1/2页)
    小美努努嘴,暗自憋着笑。

    笨蛋!她根本不晓得消寒哥留下她的理由,而她竟以为是她干的好事!若是她把家当部奉送给她,最后消寒哥又叫她滚蛋,到时可别哭着向她讨回去。因为……嘿嘿!那些珠宝都已经变成她口袋里的钞票,虽然连塞牙缝都嫌不够,但若要教她吐出,那可是难如登天。

    “我们现在就走吧。”

    哼!等我成为你的嫂子后,我一定会把消寒送我的定情物都要回来,你等着瞧。

    “好呀!”

    反正她在家也真的闷得发慌,不如就跟岑心恰到外头逛逛。

    岑心怡状似亲密地拉住小美的手,而小美也很配合地任由她拉着走。

    “小美小姐,你要上哪儿去?”就在两人各怀鬼胎地相偕外出时,听鸣突然出现在门口并拦住她们。

    “咦,听鸣,你是不是偷懒睡得太晚,所以才没跟到主子?”消寒哥的火红跑车早已不知冲到哪儿去了,而听鸣居然没有随同出门。

    小美有所不知的是,在她出事之后,冷消寒早已下令要听鸣在暗处保护她,以致小美误以为听鸣也跟冷消寒一样早出晚归。

    “听鸣,我要跟小美一块吃饭去,如果消寒回来,你记得通知他一声。”岑心怡已然对他端出女主人的高傲姿态。

    虽然冷消寒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但凭她能够继续待在主屋这点看来,就证明她的胜算比那些女人大得多。

    “小美小姐,你不可以出门。”听鸣丝毫不理会岑心怡,只是一脸恭敬地对小美说。

    小美忽地挑起半边眉,就连唇角也微微弯了一半。

    消寒哥竟不准她出门,果然不出她所料。

    就说嘛,她只吃过一次亏,消寒哥就不再相信她有自保的能力,所以要她像个小媳妇般的躲在家里纳凉。

    她从来没被人限制行动过,而这回也绝不会是她的第一次。

    哼!都怪那两个混蛋,她非要把他们挖出来不可。

    “为什么小美不能出门?”自以为女主人的岑心怡骄蛮地说道。其实她之所以不高兴,完是因为听鸣到目前为止还没拿正眼瞧过她。

    “若是岑小姐要出去,请便。”

    听鸣退开一小步让岑心怡走,但他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小美那张既古灵精怪又纯真无邪的脸蛋上。

    “我今天一定要带小美出去。”岑心怡骄纵地拉住小美的手,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嚣张模样。

    小美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脸上露出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下一秒钟,听鸣毫无预警地欺向岑心怡,接着手刀骤然往她拉住小美的手腕上一切,岑心怡霎时惊叫一声,五指霍地弹开。

    “听鸣,你居然敢伤我,我一定会叫消寒开除你。”岑心怡十分泼辣地尖声斥责他。

    听鸣根本连甩都不甩,惹得岑心怡益发恼火,当她想再次展现出她泼妇骂街的原始本能时,小美适时地开口——“心怡表姐,我看我是没办法陪你出去了,不然你买回来给我吃,这样不就得了。”

    敢情这岑大小姐还搞不清楚状况,如果她再不出面的话,这尊大门神肯定把岑心怡给扫地出门。

    “可是……”被一个小小的护卫爬到头上来,岑心怡当然拉不下脸。

    “别可是、那是了,就这么办。”小美将还想撒泼的岑心怡直直推出门去,然后接着把门砰的一声关上。

    “听鸣,我好像从来没有跟你交手过是不?”小美拿下左肩的背包,然后背抵着门,双手环胸,优闲地以脚打着拍子。

    “是。”听鸣不卑不亢地回答。

    “让我们就来比画比画吧!”算计的光芒在小美眼中一闪而逝,她蓦地停止拍打,开始转转脖子、伸伸懒腰,顺道从她的百宝箱,也就是她的粉红背包里翻出她各式各样的秘密武器。

    “小姐,听鸣不敢放肆。”大门神的眉宇终于皱了一下。

    “哦!那心怡表姐大概还没走远,我现在追上去应该还来得及。”小美将散落一地的袖珍型手枪、窃听器、飞刀、电玩,还有无用武之地的发带等等,都又一个个收回背包里头去。

    “小美小姐,请不要为难属下。”大门神的眉皱得更深。

    “有吗?我有为难你吗?”小美满脸无辜地说。

    听鸣也很沉得住气,没有吭声。

    “不然我们来打个商量,不要相互为难,你说好不?”小美有点奸诈地挤挤眉。听鸣想了一下后,非常勉强地应了一声。

    “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不出门,这样很公平吧!”

    听鸣再度想一会儿后,迫不得已地再度应了第二声。

    “那两个敢迷昏我的混蛋,现在到哪儿去了?”

    第五章

    “你的主子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