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第1/3页)
    陪睡的工作可不是她分内之事,他若要找人陪睡,应该去找他的心怡表妹才对!

    “乖,把眼睛闭起来。”

    冷消寒费尽心力地克服想将她拥在怀中疼爱的冲动,与她肩靠肩地和衣躺下。她又不是木头人,怎能安心地把眼睛闭起来!

    “嘿!消寒哥,我比较喜欢一个人睡,你还是去找你的心怡表妹。”小美赶紧以手撑起身子,不自在地摇摇已合上眼的冷消寒。

    “你要我去找她!?”冷消寒倏然睁眼。

    “是呀,她才是专门陪睡的嘛!”消寒哥的眼睛干嘛睁那么大,想吓死人呀!不过她早就被其他三位哥哥瞪习惯了,所以已经免疫。可是不太对劲,消寒哥不仅是一双诡眼吓人,就连原本带有一丝温柔的脸庞,如今也变得令她头皮发麻。“消寒哥,你别这样!我、我陪你睡就是了啦!”小美立即见风转舵地乖乖躺下并合上眼。

    但是没隔几分钟,她就忍不住偷偷睁开眼睛,悄悄地偏过头,瞟向睡在她身侧、仿佛已入睡的冷消寒。

    再等几分钟好了,等他睡熟后,她再溜到其他房间去睡。

    小美怔怔地望着那张俊美侧脸,像是移不开视线般的盯着他的脸。

    在这一瞬间,她忆起了童年生活。以前她几乎被当成洋娃娃一般,天天被消寒哥宠着、爱着、护着;而在四位哥哥当中,她也和年龄与她相差最小的消寒哥最为亲近。

    但随着年龄渐长,他们的距离反而是愈来愈远,她甚至有二年的时间不曾主动去找过他;即使是非得见面的家庭聚会里,她也是尽量躲着他。若不是看在此次钞票的面子上,她不知道还要躲他多久。

    这是为什么呢?

    连小美也搞不懂自己的心态。

    唉!她想这些干嘛,无聊!

    “什么事让你觉得无聊?”喑哑的问句猝然从冷消寒的口中逸出。

    小美猛地回过神,才知道自己竟在无意间将“无聊”二字脱口而出。

    “没事,小美只是突然觉得睡觉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消寒哥,你睡你的,别理我的胡言乱语……”她有丝羞赧地一边打哈哈,一边又要假装入睡地眯起眼睛。“不想睡就别睡。”冷消寒了然地戳破她的谎言。

    “哦!”小美吐吐舌头,将合起的眼迅速睁开,“消寒哥,我们不睡那要做什么?”难道要大眼瞪小眼地相瞪到天亮?

    “随便你。”

    冷消寒的话语中明显有丝粗重的鼻音。

    随便她?说得这么好听,在床上她能随便做什么,是要跳天鹅湖给他看,还是要玩枕头大战?

    “对了,消寒哥,偷袭我的那两个人呢?”嘿!总算有话题可讲。

    她的一世英名居然就毁在那两个混蛋手里,她当然得找出他们,然后再与他们好好较量一番,以一雪前耻;顺便让消寒哥瞧瞧她的身手,绝不是什么三脚猫功夫。当然,她也要好好打听是谁那么皮痒,居然一直在找她的碴。

    “问这做什么?”冷消寒马上泼了她一桶冷水。

    “消寒哥,你该不会把他们给做了吧?”突然翻身的小美以手刀在自己的颈子上作势一抹。

    以消寒哥的残暴性子来说,极有可能!

    “你倒是很关心他们。”冷消寒一阵冷笑。

    “不是关心,而是……算了,说出来你也只会笑话我而已。”小美嘟高了嘴,叹息一声后又躺了回去。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这下换冷消寒半撑起身,双眸瞬也不瞬地锁住令他眷恋怜爱的娇颜。

    “因为你刚才已经笑话过我了。”

    “有吗?”

    “你贵人多忘事。”

    “小美,消寒哥保证绝不会再笑话你。”既然她说有便是有,不过他非得听到她的解释不可。

    “我看我还是别说——”喝!小美猛地倒抽一口凉气,瞪视着那张几乎要贴近自己的邪恶面孔。

    “说!”他的唇已抵在她的唇瓣威胁着。

    她是很想说,但她根本开不了口,因为她若是一张口,就会直接含进消寒哥那两片炙热的薄唇。

    “再不说,你就完了。”冷消寒低笑着说,以舌尖轻挑她瞬间轻颤的红唇。消寒哥简直是强人所难,一边叫她开口,一边又要吃定她;而且他这“阅人无数”的邪唇不应该沾到她才对,她可是他的妹妹那,他怎么可以对她做出此等下流的行径!

    她原本摊平的双手开始有了反应,而头一个动作就是捧住他的下颚,用力地扳、使劲地推,定要把他的邪唇挪离得她远远的。

    无论她如何使出吃奶的力气,他的唇硬是不肯移动半分,还邪气地吸啄她的唇瓣,恣意地在她唇齿间嬉戏。

    小美圆睁的杏眸中涌现出忿然怒涛,她直直对上他的眼,表明他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