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第1/3页)
    嗯?”冷消寒眯起诡眸,在她不停的点头应允后方松开手劲。此时,在另一桌——奇了!

    眼看他们就快进入最精采的一段,怎么不接下去而突然罢手了呢?

    想必是消寒哥知道在这种公共场合做出此种淫恶的行径,若传了出去会有损他北主的名声。

    在经过这些养眼镜头后,她大致能了解到一点,那就是要当消寒哥喜欢的女人,最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要能尽量甩脱羞耻之心,以随时应付他无止境的强烈欲求。

    这一点,她可得要好好记录下来。

    当小美忙不迭地记下后,再抬头望去时,冷消寒已带着岑心怡走出咖啡馆。他们的下一站会到哪里呢?

    该不会是……嘿嘿,上宾馆吧!可是大白天就上宾馆,消寒哥的体力难道不会透支吗?

    去,管他体力如何,他最好被岑心怡给榨干,省得一天到晚找女人。

    哎哟!她又想到哪里去了。

    结果他们去的并不是小美想象中的场所,而是她之前已预料过的地方——高级精品店。

    这会儿小美只能待在外头当个看门犬,无聊得晃过来又晃过去。二个钟头过后,他们总算相偕走出,而埋伏在一旁无聊地喝着饮料的小美,接着赶紧走入精品店。瞧岑心怡一脸开心的模样,想必从消寒哥身上得了不少好处。

    哇!消寒哥随便一刷就是二、三百万。

    探听之后的答案令小美十分郁闷,唉!如果是送给她的该有多好,早知道就应该三人行了。

    倏地,她突然伸手往自己的头上一敲。

    笨呀!三百万台币哪比得过三百万美金,这中间可差了三十倍那!

    一想起那笔为数不少的钞票,她照照动人的灵眸便闪烁着无比晶亮的光芒,无邪灵秀的小脸蛋更漾起势在必得的绝对自信。

    接着,小美将手中空的饮料罐顺手丢进垃圾筒里,脸泛兴奋地搜寻他们下一站的目的地。

    过三十分钟后,当小美一下车,矗立在她面前的是一家知名的五星级大饭店。想当然耳,他们绝不是在里头用餐,因为现在离晚餐时间还有整整三个钟头,所以,消寒哥大概是想做做饭前运动。

    小美不以为然地扁扁嘴,走至转角处,坐上停放在路旁的一辆摩托车,并从背包里拿出电玩来消磨时间。

    才玩没多久,小美就已显得不耐烦。

    她这一等也不知要等多久,不如干脆回家去,反正她已经有了收获,再看下去也没多大意思。

    “对不起,小姐,这是我的摩托车。”

    正当小美想离去时,她身后突然有人出声。

    她不以为意地跳下车,正要转身离开时,一块沾湿的方巾迅速由后往她的口鼻覆盖上去。

    她这才惊觉自己的一时大意,竟让他人有机可乘,纵使她即刻停止呼吸,但已吸入不少刺鼻的乙醚。不过她仍旧身形灵巧地弓起手肘,往后重重地撞击偷袭者的腹部。

    偷袭者虽闷哼一声,但也许是药力发作,导致她下手的力道过于软弱,才使那条方巾依然紧紧地复在她的口鼻之上。

    不行,她快支撑不住了。

    讨厌,最近到底是谁吃饱了撑着,老是找她的麻烦。

    小美骤然将身子放软,让偷袭者误以为她已经昏迷,果然,一手扣住她的偷袭者逐渐将方巾移开;这时她瞬间跃起,一脚马上往后扫去,偷袭者似乎身手不弱,在得知上当后,旋即退开。

    意识已渐渐混沌的小美,在一击得逞后,把握时间想要回身迅退,然而在她转回身的刹那,却又闻到相同的刺鼻味。

    “可恶,不只一个……”小美皱起被方巾蒙住口鼻的小脸,使劲地想要从背包中抽出救命武器出来。

    可惜这次的偷袭着似乎学聪明了,方巾始终不离她的口鼻,而且还联合原本的偷袭者紧紧地扣住她妄动的身子。

    完了,这下她可惨兮兮了。

    当小美缓缓地合上眼时,耳际忽而听到哀呜声,接着,箝住她身体的力道顿时一松,当她娇柔的身子即将因无所倚附而软软坠地前,突然有双手及时将她揽入一副宽阔结实的胸膛。

    小美已无力抬头凝视是谁不知好歹的搂紧她,但她失焦的朦胧双眼却瞄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跟两名混蛋打起来,“是听鸣……”她没看错,就算她快晕了,也知道他是大门神。

    既然大门神来,那抱住自己的人不就是……

    “消寒哥……”小美只来得及咕哝一声,便头一偏,昏了过去。

    “四少。”

    听鸣迅速解决袭击小美的两人后,恭谨地听候冷消寒的指示。

    “带回去。”

    神色异常邪佞阴残的冷消寒,视线凌厉地射向倒在地上哀号的两人,随即横抱起轻盈的小美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