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第1/2页)
    岑心怡得意志形的娇媚嗓音瞬间转为哀号,并狼狈地从冷消寒的腿上跌下,面色发青地抚着红肿剧痛的左手腕。

    “四少哥哥——”即使冷消寒的动作迅雷不及掩耳,但小美还是清楚岑心怡为何会吃痛地抚着手腕的原因。

    要不是亲眼目睹,她着实不敢相信四少哥哥居然狠心地扭断岑心怡的腕骨。为什么?

    难道只因为岑心怡骂了她一句白痴?

    冷消寒交叠双腿,无视于跪坐在他脚边啼哭的女人,淡漠地轻哼一声。

    不一会儿,也不知他做了什么举动,听鸣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开门走进。

    “四少。”

    “将她带下去。”

    “不要!消寒,我不痛,我还可以继续。求你不要……”岑心怡强装着笑脸,颤声地拉住冷消寒勾起的长腿;然而他无情的长腿一踹,她当场被甩飞开。听鸣轻易地将她拖出门后,她的凄叫声随着合紧的门而被隔绝在外。

    一直赖在大床上的小美,双手支着下巴,不予苟同地挑着眉,看着冷消寒把烟熄灭,并起身走向她。

    “说吧!”冷消寒坐在床畔,动手解开小美的马尾辫,瞬间,她柔细乌黑的长发完披散开来。

    小美蹙起双眉,拍掉在她头上胡乱拨弄的大手。

    “说什么?”她随即从他手中把发带抢过来,谁知拿在手中的发带早就断成二截。她撇了撇红唇,不悦地偏过脸。

    “随你。”冷消寒以五指穿透她的发问,徐徐梳开她微乱的长发。

    他喜欢她的长发。

    自小就很喜欢,但他已有二年没亲手拂过这美丽的秀发,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耐心可以等待那么久的时间。

    “随我?那小美就无话对四少哥哥说了。”讨厌,这条粉红色发带是她最钟爱的耶。

    小美把螓首移出他的掌握,然后捞起放置在床边的粉红背包,从里面翻出一条粉紫缎带。

    冷消寒倏然箝住拿着缎带准备系发的小手,危险的笑了笑。“在我的视线范围内,都不许让我看见你束发!”

    “为什么?”

    “只要你确定不会再见到我,你可以无视我的话。”扣住她手的力量瞬间松开,冷消寒并没有多作解释。

    “好,那我马上离……”未竟的话猛然吞回腹内,夹着尾巴逃走的事,她小美可做不来。“四少哥哥,小美的头发那么长,若是不束起来,岂不很像疯婆子?”“除了束发外,你要怎么整理都行。”

    “这可是你说的。”小美突然诡笑,因为她打算把头发绾成二团发髻。

    但她的双肩猛地被一股惊人的力道给扳正,她随即不敢笑得太夸张。

    “小美,相信你十分了解四少哥哥的意思。”冷消寒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微微俯身看向笑僵的小脸。

    “了解,四少哥哥讲得那么明白,小美怎么可能会听不懂!”小美露出纯真无邪的笑容。

    “小美,你很聪明,四少哥最喜欢聪明的女人。”冷消寒的眼神骤然间变得深幽而炽人。

    他的话令小美不由自主地吞了口口水,甚至连她的胸口也莫名其妙地感到涨涨的。

    此时她突然打了个大呵欠,眼皮也显得异常沉重,几乎要盖住她灵动的眼眸,“四少哥哥,小美这一趟赶得好累,我先去睡,不……不打扰你了。”

    她很自然地下了床,而冷消寒也很配合地放开她。

    “小美!”

    拎着背包的小美,正要火速逃离冷消寒的危险禁区时,却被他异样的叫唤声给吓得差点整个人弹跳起来。

    “四少哥哥还有事?”柔柔软软的嫩语中显露出浓浓的睡意。

    十秒钟后仍听不到回应的小美,却强烈感受到背脊传来一阵寒意,但她偏不信邪,旋即悄悄地跨出一只脚。

    “以后别称我四少哥哥。”

    冷消寒又诡异地出声,吓得她赶紧缩回脚。

    没种!你的胆子是被狗吃了吗?怎么四少哥哥一出声就吓个半死,难道他会把你拖出去枪毙不成?亏你还经历大小阵仗,想不到四少哥哥……咦……

    “不叫四少哥哥,那要叫你什么?”小美惊愕地面对他,脸上早已无嗜睡迹象。冷消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似乎很开心,却也透着一股邪气。“你已经叫过了。”他好心地说了个提示。

    “有……有吗?”小美的思绪开始往前运转,呀!她想起来了。“四少哥哥,你确定要小美这样叫你?”消寒……好像有点怪怪的,她才不要!

    先前之所以会没大没小的直接唤他的名,只是想戏弄他的情妇而已,现在若是特意叫他,反而让人觉得别扭。

    他的动作或许仍是太快了些……

    冷消寒在看到小美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后,幽邪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