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1/2页)
    快了,再过六个月之后,她就满二十岁,到时候,属于她的那份庞大财产,就可以让她随心所欲的动用了。

    冷夜摩当然知道她为何开心到合不拢嘴,不过,若是她不省点用,就算是一座金矿山,也有被她挖光的时候。

    “好啦!小美要的不多,三百万美金就好。”小美赶紧伸出三根手指头,还拨空捏了下小侄子红扑扑的小脸颊,接着,更是煞奇+shu$网收集整理有其事的对小男孩说:“放心,小阿姨不会那么狠心地把你爹地的钱钱花完,将来你长大仍是这世上数一数二的黄金贵族喔。”对小小孩抛完一记媚眼后,小美即眼巴巴地盼望着大金主撒钱。“并不是东少哥哥不愿给,而是……”冷夜摩的眸光忽尔掠过诡谲之色。“东少哥哥要小美做什么尽管讲,小美一定会赴汤蹈火地完成你的托付。”如果东少哥哥沉默不语,就表示花花绿绿的美钞可能掉不进她的口袋;换言之,只要他一开口,那三百万的钞票肯定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因为东少哥哥派给她的任务绝对难不倒她。

    “先别说大话,我要你办的事可没你想象中的简单。”

    “东少哥哥,你可不要小看我,难道你忘了小美曾经帮你追到东后小嫂子。”她的螓首得意地仰高成四十五度角。

    “你义母看不惯老四仍是孤家寡人一个……”冷夜摩突然顿了顿,在凝视到小美脸上浮现一丝疑惑后,扯扯唇角接道:“所以,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就是要你尽快帮你四少哥哥找到好对象。”他的话一说完,小美的神色乍然一片青红交错,精致灵秀的脸蛋顿时皱成苦瓜脸。

    可见冷夜摩的一席话具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要帮四少哥哥找对象很难的……小美可不想残害那些女性同胞。”原本仰高的头立刻垂下。

    这岂止叫难,简直是相当困难,难到了最高点。

    她会这么说并不是意谓冷消寒不近女色,而是他在世界各地都有情妇排队等着伺候他,不过四少哥哥却不像三少哥哥一样,在对女人厌烦后,还会留下最起码的情分。因为她曾听说过有个女人不知好歹地想缠上四少哥哥,结果竟得到最不人道的处置,那就是终生沦为一名翻不了身的娼妓。

    四少哥哥对女人不仅狠心,尤其对付敌人的手段更是毫不留情,当然对义母、他的三位嫂子和她例外。“赶尽杀绝,不留后患”就是四少哥哥所抱持的最高行事原则,他残佞的程度比二少哥哥更是恐怖多多。

    所以她极少去找四少哥哥,当然更不敢向他伸手要钱,因为她怕她一伸手,就会突然发现她的双掌怎么会不见了,哇!怪可怕的。

    一想到这里,小美冷不防地噗哧一笑,因为四少哥哥再怎么残邪冷酷,也不会伤她半分,不过,她浑身倒是不由自主地起鸡皮疙瘩。

    其实依常理说,身为老么的四少哥哥自是倍受家人的疼爱与关怀,所以个性也应该跟她差不多,就是骄气之中略带点可爱、活泼、动人的特质等等。

    只可惜,四少哥哥完没有她所描述的优良性格,反而是极端地搞怪,难怪义母会担心他娶不到老婆。

    “怎么,打算放弃了?”冷夜摩在端详小美千变万化的表情后,径自替她做下决定。

    “谁……谁说我要放弃,东少哥哥,你赶快把美钞准备好等我。”小美拉长脖子低吼,及时将长了翅膀的钞票给拉回来。

    生命虽可贵,但美钞价更高,她只得冒险入虎穴。

    事成之后,她不仅可以赚到东少哥哥的三百万,说不定义母一高兴,还会赏给她不少零用钱呢!

    “东少哥哥,现在四少哥哥人在哪儿?小美现在马上出发。”一想到将有一大笔现金进袋,小美不禁咧大了嘴。

    “他目前在台湾。”冷夜摩失笑地凝视小美那双好似充满金钱符号的灿眸。“台湾?四少哥哥怎么会在台湾?”皇门四门主跟台湾还真有缘。

    “你四少哥哥在整合整个亚洲黑道后,就应你义母的要求,顺道前去探视你义母在台湾的亲人。”自黑赤帮被老二消灭后,一些势力不弱的黑帮日渐坐大,并争相要取代黑赤帮原先的霸主地位,以致造成严重的火拼,所以他才把此事交给非常适合做调解工作的老四。

    “那没问题,台湾我最熟,小美肯定会帮四少哥哥找个最美丽的妻子作伴,拜!”在小美飞也似地离开后,听风旋即恭敬地出现在冷夜摩身后。

    “在小美还未找到老四之前,多派点人手保护她。”

    “是,东主。”

    是夜。

    位属阳明山高级地段的华丽豪宅内,正上演着一出激情戏码。

    然而卧房的隔音设备显然有瑕疵,因为就算不贴在门边上,也可以断断续续地听见女子高昂的呻吟声。

    马不停蹄从加拿大飞奔来台的小美,在枯坐许久后,终于忍不住来到冷消寒的卧房前,翘起小嘴,不耐烦地来回走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