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鄂州困局(第1/3页)
    相比丁大全的恐惧和愤怒,另有一个人比他还要焦虑和不安。

    十月,已经入冬,吴潜知鄂州已经三个多月,但这短短三个多月时间,他已经急的头发胡须又白了一圈,看起来比起在庆元府的时候苍老了不少。

    他在赵颀的怂恿下自请调任鄂州主持大局,但鄂州的情况比之庆元府差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几乎要啥没啥。

    鄂州古城,依长江天险,扼汉水入口,东临瑞昌、西望巴蜀,与荆襄互为唇齿,地形四通八达形势十分险要。早在南宋初年,名将岳飞与岳家军就驻兵此处,可见它的重要军事地理意义。

    不过到了这南宋末年,朝廷混乱兵备不整,鄂州虽然在军事专家眼中看来重要无比,但在不懂军事的文官看来,远不如直接面对蒙古的两淮前线和荆襄,因此对于鄂州的防备一直都非常薄弱。

    因为鄂州在长江南岸,蒙古人要想攻打鄂州,至少也突破长江天险才行,而要想突破长江,则要突破两淮和荆襄防线,何况在满朝文官看来,蒙古人只习马战不善舟船,从三国时期的枭雄曹操到金国皇帝完颜亮,这些北方人都在长江灰头土脸折戟沉沙。

    曹操好歹还孤家寡人逃了回去,完颜亮直接就挂了。

    因此对于鄂州的防御,朝廷并不十分重视。

    眼下防守鄂州最大的依仗是涛涛长江和高大的城墙,然后就是鄂州对面的汉阳军和下游与黄州对望的寿昌军,这两军加起来大约一万三千人,不过都不归吴潜指挥。

    眼下的鄂州有近二十万人,有驻军三千,当地百姓多靠种地捕鱼为生,商业并不发达,因此相比较庆元府繁华的商贸来说,差距巨大。

    吴潜来了之后整顿驻军,同时筹集钱粮招募乡勇进行操练,然而三个多月下来,成绩并不好,主要原因就是缺钱。

    朝廷拨付五万贯会子,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招募乡勇就要管吃管喝,还要打造弓箭武器铠甲和守城器械,一把普通军刀就要六七贯钱,一张普通弓也是七八贯,一套装甲更是需要五十余贯,这些都是铜钱,会子至少还得乘五,至于重弩和炮车这种大规模杀伤武器,动辄数百上千贯才能搞出来一个。

    而这些鄂州统统没有,就连城墙都还是一百多年前岳家军修缮之后留下的,鄂州城外的防御工事、沿江水寨和城墙上的防御武器,早就朽烂不堪。

    因此到了鄂州之后,吴潜的心就凉了一半。

    而在摸完鄂州的军事设施和防御情况之后,吴潜的心是哇凉哇凉的,甚至开始有些后悔把听赵颀的话,一大把年纪了还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跑到鄂州来打仗。

    眼下他最期待的不是在这里干掉忽必烈,而是万分期待蒙古人不要来,因为来了鄂州完全挡不住。

    没钱没钱没钱……

    这就是鄂州当前最迫切的状况,虽然他也召集鄂州士绅豪强筹措钱款,同时也召集百姓开始修缮城防设施和沿江水寨,但没有足够的钱粮,任凭他每天吼破嗓子也于事无补。

    虽然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下来鄂州城的面貌发生了不少变化,但在吴潜看来远远不够。

    根据赵颀的推测,入冬之后蒙古人说不定就会攻破两淮方向兵指江南,而鄂州首当其冲。

    而只要占领鄂州,蒙古人就完全扼住的长江的七寸,而且还将彻底堵死汉水,让荆襄、四川、荆湖以及江南诸地完全被分割开来,整个大宋将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

    这些都是他在临行前拜访赵颀时候两人反复推演和商讨的结局。

    也就是说蒙古人非常清楚的看准了大宋的弱点,那就是长江航运,只要截断长江,大宋将首尾不能相顾。

    虽然吴潜也认为蒙古人不习水战,攻破长江天险的可能性不大,然而自从他到了鄂州亲自视察沿江防御之后才发现,整个长江防御实则如同筛子一样,大大小小的渔船日夜在江面捕鱼,两岸水寨年久失修,战船也破损不堪,全都乱七八糟的停靠在长江两岸,若是没有统一的调度和指挥,蒙古大军一旦杀到江边,很快便能夺取不少舟船。

    因此最近一段时间,吴潜最大的精力都是用在沿江防御上。

    但鄂州的钱粮却无法支撑大规模的军备投入,只能拆东墙补西墙的小打小闹。

    “唉~”

    吴潜坐在州衙之中叹气,花白的头发看起来乱糟糟的,脸色也十分疲惫。

    “踏踏踏……”

    门外一阵马蹄声传来,很快一个身穿铠甲腰挎宝剑的青年大步进来,身材修长面容英俊,虽然看起来精神十足,但细看脸色却同样焦虑和疲惫,若是陈纪在此,肯定能够认出这个人就是赵颀专门点名调任鄂州的文天祥。

    “属下见过崇国公!”文天祥隔着案桌几步抱拳行礼。

    “履善啊,你不在军营指挥操练,急匆匆赶回来何事?”吴潜强打精神笑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