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忧心忡忡(第1/2页)
    秦昭看着怀中的管彤姝,心中只觉得是万分内疚,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凡人,与管彤姝在一起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他心中也许会觉得更加的安宁吧。

    只是可惜他既然已经坐上了皇帝这个位置,理应担当起皇帝该有的责任,秦昭心中有很美好的期待,只希望等到他的煜儿长大成人,继承了皇位之后,他可以带着心爱的女人游山玩水,尽享天伦之乐,也不用在这里烦忧天下了。

    “朕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便是当初在一众女子中选中了你,把你留在宫中封你为皇后,不然的话,这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宫殿里面,该是何等的寂寞啊?”

    秦昭抓起管彤姝的手,脸上的神情格外的真挚,看着管彤姝,对管彤姝说到。

    管彤姝听了这番话也并不言语,只是轻轻的扑入秦昭的怀中,两人紧紧的相拥着,这一刻显得格外的珍贵,可是如此平静的状况之下,管彤姝的心里面却似乎总有一些不好的预感,这几日随着宋大人和妹妹的婚事一天一天的逼近,她的眉头却始终跳个不停,也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事情,也许是她多想了吧。

    “皇上这番话说的臣妾好是感动,臣妾原本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虽然父亲在朝任职,但也从未想过要入宫与皇上作伴,可是如今既来之则安之,在这宫中臣妾好像越呆倒是越习惯了。”

    管彤姝温柔乖巧伏在秦昭的怀中,秦昭听了这番话,嘴角微微向上扬起,脸上也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他知道管彤姝这一番话,只是半真半假,这高墙大院之内,连他这么一个沉稳的人也觉得是无比的烦闷,这民间热闹的事情多的是。

    像管彤姝这样活泼的性格在这宫中呆久了,自然是会心生厌烦,也许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才如此说道吧。

    “臣妾以为皇上这几日心事多,每每见到皇上,皇上的脸色总不太好,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贵为天子应有的内心守则。”

    “皇上这些时日操劳朝中事物想必是非常劳累,臣妾将皇上尽心尽力,心中也为天下百姓有这样的皇上而感到高兴,臣妾定当好好在后方打理,更加尽心尽力的照顾,好两个孩子,照顾好皇上。”

    管彤姝开口说话,尽是温柔乖巧,秦昭听了很是高兴,他点了点头,果然只有管彤姝能够读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这天底下的人个个都想当皇帝,谁都想在这个万人之上的地位,受尽天下子民的敬仰和爱戴,但是偏偏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讲却才是最虚无缥缈的。

    秦昭看着管彤姝只见管彤姝,这几日不知为何事,脸色也显得有些憔悴。

    “朕心中明白,一直记得皇后跟朕说过的,在其位谋其事,不管心中的想法如何,朕既然已经为皇帝,便理应承担起这一切责任,只是朕怎么看着皇后这几日脸上的神色显得如此的苍白,是不是这几日没有休息好,还是朕每日处理公文太过深夜,影响了皇后你的休息呀?”

    秦昭开口语气里面尽是温柔和关怀,管彤姝听了脸上一时之间愣住了,露出了一抹心虚的表情,可不是嘛,这些时日只要皇上一不在殿中,她便马上回到她的小屋里,精心雕琢起这一只玉镯子。

    可是这工作实在是过于精巧太过精细,她的手上已经遍布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可是这镯子还差好一点儿才能够完工呢,不过算着这时日应该也快了吧,至少在宋大人的婚事之前,应该是能够完工的,管彤姝心中非常的期待。

    “谢皇上关心,只是这几日天气开始转暖呈现宫内的炉子还未撤掉,晚上睡的有些热了,所以才没有休息好,明日臣妾便让下人把这炉子给撤掉几个。”

    管彤姝迅速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秦昭听了这番话也是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些时日按照管彤姝的说法,他分了好多个批次,分批混进来了不少从各地调遣过来的兵力,如今京城之内也已经有了数十万的兵力,只是不知道太后的手上究竟有多少的兵力,其实可怕的并不是太后这个人,可怕的是那太后背后的势力,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竟然能够如此为太后撑腰。

    太后入宫已经几十载,再加上现在慕商也已经被处死,慕家的势力应该是轻小的差不多干净了,只是朝中还有些许残余。

    可是再怎么残余,也不至于能够就筹备出十多万的兵力来,所以秦昭心中才会一直有些忧虑,这些兵力恐怕不是来自于慕家,而是来自于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臣妾见这几日皇上心事烦忧,每每见到皇上脸上总是带着忧愁的神色,不知皇上这些时日可否还在牢房些什么事情,臣妾若有能够帮助皇上排忧解难的地方,是臣妾的荣幸,只是不知皇上愿不愿意与臣妾讲一讲?”

    管彤姝看见秦昭脸上始终是愁眉不展,心中也有些担忧,牵着秦昭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管彤姝砌上了一壶茶,打开盖子,看见茶杯里面飘荡着几朵白菊,看起来是为了让他稍稍降一降心底里的烦躁呢。

    秦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