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都市小说 > 他不会死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嫁
    ()    “我呢,不太懂你们这些术。但是我听我的老师钱婆婆讲过,有的藏品是陪用的,多少会有寒气,所以我也怀疑那个藏品有问题。而且,那个藏品是混杂在一些明器一起运过来的,到底什么来头,我还真的不清楚。”方凌雅如实说,万一真的是个邪物,很不好对付啊。

    翊然看着凌雅手机里关于藏品的资料,看到那件藏品的时候,他的神情突然顿了顿。

    “这哪里是什么藏品?明明是寒婚的喜袍好么?”翊然说道。也不怪熙朵说那天看到人影,很有可能是衣服上的什么。

    也就是说,田婧被这嫁服迷惑了,可能要和寒人寒婚!

    车子一路飞奔,终于到了田婧的家。

    田婧的家在一个商场的楼上,是一个公寓。长长的走廊,她的家在走廊尽头的那一间。

    “唔……这走廊好黑啊,而且悠长悠长的,住这儿还挺吓人的。”方凌雅看了看,她可不敢住这儿。这要是自己回来,大白天也觉得慎得慌啊。

    但是别看这公寓看起来阴森森的,因为地段好,交通便利,这里的房价还是很贵的呢。

    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开门。额……搞什么名堂啊,不是在家么?

    熙朵拨通了她的电话,也没人接。

    “喂,你怎么还有田老师的电话呢?”翊然哭笑不得,这丫头对敌情也太了解吧。

    熙朵扬了扬眉毛,“顺手记了呗,反正她时不时的骚扰城哥。”而后又叹了口气,“也是醉了,两任都是姐弟恋,城哥就那么喜欢比自己成熟的?”

    说完她的目光刚好对上方凌雅,觉得这话不太恰当,毕竟人家方凌雅早就退出了,赶紧解释,“你别误会哈……”

    凌雅轻敲了她的头一下,道,“姐弟恋又怎么啦?你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真是……”

    熙朵吐了吐舌头,继续去研究田婧家的门。

    “别研究了,人在家。”翊然说完,掐了个指诀,门居然自己开了。

    “我去……牛掰啊。”熙朵一脸崇拜。这招很实用,开门**很给力啊,这要是开的门是……

    “别瞎琢磨了,你还想用这招干坏事?”翊然刮了下她的鼻子,催促她赶紧进来。

    田婧的家不大,但是却收拾得很干净。所有的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一点杂物都没有。

    就是整个屋子都装修只有黑白灰,连个植物或者毛绒玩具做点缀都没有,看起来过于清冷了。

    他们在卧室的书桌底下找到了田婧!!!

    她的脸白得像一张纸,嘴唇发紫,屋子里明明供热了很暖和,她却穿着厚厚的棉袄。

    她看到有人来,突然显得很害怕,“别……被抓我……”

    熙朵对她说道,“喂,田老师,是我啊。你看清楚~”

    田婧定睛看了看,这才松了口气,“哦……熙朵你来了。”她想从桌子底下出来,但是两条腿却没有一点力气。

    熙朵和凌雅扶着她起来的,让她坐到床上歇一歇。翊然帮她倒了杯水,她却不敢接,反而更加害怕。

    “不……我不喝……”田婧把水推到一边,“昨天夜里有个男人,他来找我,让我和他喝交杯酒。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人,他是诡……是诡啊……”

    说到这里,田婧浑身发抖,她钻到被子里,不停地说着“冷”、“冷”……

    “是什么样的男人?你怎么确定他是诡?”翊然问了句,他似乎能感觉到,那个东西还在这个房间里。

    田婧把手伸了出来,她白皙的手臂上,居然有五指的抓痕!

    那抓痕已经发黑了,似乎是毒入了肤。

    “我以为是噩梦,梦里有人强迫我,还给我穿嫁衣。然后我就挣扎,她抓着我的手,直到天亮,我才逃脱。可是……这个手印,手印还在……”田婧说到这里哭了出来,“一切都不是梦,不是梦……”

    “嫁衣在哪儿?”熙朵问田婧。

    田婧颤动着双手,指了指门外的那个柜子。柜子上落了锁,可能死由于放在里面时太着急,那衣服居然从柜子门的地方露出一个角。

    熙朵他们打开了柜子,没错,这衣服确实是博物馆遗失的。但是,这是个邪物,必须尽快毁掉。

    “用火球术吧~熙朵。”翊然说了句。

    熙朵点点头,催动火球术,可是那衣服却发出痛苦的声音,那是男人的惨叫声……霎时间,浓烟四起,里面居然出来啦一个人影。

    接着,人影渐渐清晰,那男人面色惨白,唇泛着青紫,周身毫无血色。

    “何故毁我婚事?!”那男人声音冰冷,似乎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冰冻。

    见他一副新郎官的打扮,还戴着一朵很大的花在胸前,一看就是古人结婚时候的穿着,这老诡,有些年头了。

    “你爱跟谁结婚我们管不着,但是你和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兄弟,既然做了诡,何故留恋阳间的人做妻子呢?”熙朵很淡定,对那男诡说道。

    新郎男见一个小姑娘,年纪轻轻居然这么有胆识,不觉佩服,“这并非我强求,是嫁娘自己选择的与我缔结良缘,并非强求。”

    随后,将嫁衣上的花纹展示给他们看,上面有段古文字,田婧修过古汉语,当然认得。她当时只是顺嘴读了出来,没想到却给自己招来祸事。

    “这……这都是我不小心读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有喜欢的人。”田婧虽然害怕,但是她宁可死都不要嫁给一个不爱的人,甚至她都不了解。

    男人冷笑了声,“上一个嫁娘也是这样说的,可是结果呢?那个男人根本不爱她,最后她还是孤身一人。你,别白费心思了。”男人有些道行,似乎很明白他们之间的事,说完,还看了眼熙朵。

    田婧却突然情绪很激动,她强忍着身上的寒冷,歇斯底里道,“不!只要我用心去弥补!我的挚爱一定会回来的!!!”

    “没用的。”男人最后给了她一个选择,“和我缔结婚约,你允是不允?你若允许,只需服侍我七七四十九天,期满以后我可以轮回转世,你也算帮我圆了功德一件,我会送你一段你想要的人世好姻缘。”男诡运筹帷幄,觉得这交易对这女人来说似乎很划算,她这样一个精明的人,肯定能听懂他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