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二章 扭曲的人惹不起(第1/2页)
    许易如疯魔一般怒声吼道,“欺负老子,都踏马欺负老子,老子踏马不过了,你们谁踏马也别想好过,高成,黄星,你们不是想要老子的玄黄丹么,来啊,放马过来啊……”

    十余人静立当场,望着眼前这惊悚的一幕,完醒不过神来。

    “抓住他,给老子抓住他,老子要活剐了这混账。”

    黄星纵身而起,整个身子宛若在血浆中打了滚一般,指着许易怒声叱骂,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会上演这么一出,他心中的悔意已如滔滔江水,但眼前的乱子必须要立即平下去。

    岂料,他话音方落,便听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喝道,“你要活剐了谁!”却见一道瘦削的身影出现在场中,看着二十几岁年纪,面目寻常,嘴唇略薄,稍显刻薄。

    那人才一出现,围观众人皆冲那人行礼,口中呼着“见过董师兄”,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土润阁阁主董乾坤。

    “董师兄容禀,钟如意此獠偷袭我和高成,损毁土润阁,此诚乃我土润阁百年未有之奇祸,如此嚣张的执事,若不严惩,我土润阁威严何在,体统何在。”

    黄星痛心疾首地陈述道。遭此奇变,他现在都没转过弯儿来,对许易更是恨入骨髓,今日之事若传出去,他黄某人非成为天大笑话不可,一个玄婴三境竟然被一个玄婴二境的废物给揍了。

    无能的帽子想摘也摘不掉,更麻烦的是,盯着他屁股下面位子的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嗜血鲨鱼,说不得都要被惊动了。

    “想不到这钟如意竟是如此嚣张,的确是罪大恶极,也罢,我立即通知刑堂,如此罪孽深重之辈,非刑堂不能惩之!”董乾坤沉声喝道。

    “不!”

    “万万不可!”

    黄星和高成几乎同时呼喝出声。

    开什么玩笑,此事如果闹到了刑堂,许易固然有罪,他们也决计逃不了,闹了刑堂,他们的关系网就很难覆盖了,那时候,真的是要摆事实,讲证据了。

    到时候,事情一说开,感情分在谁那边简直不言而喻,到时候,刑堂是信钟如意招惹他们,还是信他们招惹钟如意,自不言而喻。

    而且事情一经过刑堂,那是绝对会按刑律办的,到时候漫说是现在位子,只怕还得背负酷刑,这无疑是灭顶之灾。

    “那黄星你又是什么意思?”董乾坤冷声说道。

    咣的一下,黄星胸口好似挨了一击,他觉得自己真的太踏马的笨了,自始至终,董乾坤都没有斥责钟如意,问题已经那么明显了,该死,高成该死,罪该万死,什么都没弄清楚,就敢来踩人,最最可恨的是,把老子也拖进了这烂泥潭里,

    最关键的一点,还在董乾坤的态度,他是迎海峰刘坤刘师兄的人,当初来这土润阁担任总执事,正是走的刘坤的门路,刘坤是命轮二境修士,地位自然压过了董乾坤。

    董乾坤卖了刘师兄的面子,但对他一直是敬而远之,不假辞色,想来心里是有些不痛快的。

    如今,土润阁闹出这么大事,董乾坤顺水推舟往刑堂一交,他黄某人自然万劫不复。

    可董乾坤并没有这么做,显然,问题的症结,还在这钟如意身上。

    当下,他便向许易传意念道,“好小子,真是看错你了,你到底是何时走通董师兄的门路的,算我姓黄的瞎了眼睛,今日落在你手里,姓黄的认栽,你我本无仇怨,一切皆是这姓高的作孽,何必鱼死网破。”

    许易传意念道,“鱼死网破?不不不,鱼不会死,网一定会破,不信咱们去刑堂走上一遭,看看我被逼无奈下被动反击,损毁这土润阁,到底会得个什么样的罪名?”

    黄星猜的不错,他的确走通了董乾坤的路子,不过不是提前走通的,而是刚刚走通。

    董乾坤才到场,他便第一时间冲董乾坤传递意念,开出了条件,以每月进攻一枚玄黄丹为代价,要董乾坤戳在他的背后。

    玄黄丹的价值,许易已经摸清楚了,他给董乾坤开的绝对是天价,不由得董乾坤不动心。事实证明,董乾坤当场就心动了,只问了许易如何保证兑现承诺,却是在怀疑他的财力。

    许易直言,事成之后,便一次性付清三个月了,又摆出他潞国公世子的身份,言说家中也会源源不断供应他玄黄丹。

    话说到这个地步,董乾坤哪里还会不答应,左右许易在他麾下,他自然不怕许易敢玩旁的花样。何况,他本来就看黄星不痛快,便是没有许易,他也要趁势发作一通,让上上下下知道谁才是这土润阁的主子。

    “你是在玩火,小子,你当真以为到了刑堂,董乾坤还能保你!”

    “我何必人保我,我只要知道,去了刑堂,你和高成那废物,一定会比我倒霉。我不过是个石婴废物,这辈子注定入不了内门,用句老话说,我现在就是个光脚的,还能怕了你这穿鞋的不成?”

    “你!”黄星简直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