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请君入瓮(第1/2页)
    鸿鹄的休息室里,所有鸿鹄队员表情严肃地望着齐宣。齐宣扶着身后的白板,白板上他刚刚写着的几个名字全被划掉了。那依次是荣恒浩、白若馨、晋飞花、龚明月、方亭轩。

    “大家打到现在应该都明白,黑龙帝武还没有打出他们最强的攻击效果。钟离胤的霸拳,即使小尚也没有破解的方法,而小尚的弱点,也都已经暴露。这一场比赛,不是钟离胤和小尚的决胜战,而是鸿鹄与黑龙帝武的决胜战。”齐宣神色凝重地沉声说。

    “是,教练。”所有的鸿鹄队员都已经忘记了上两局的胜利,全新投入下一局的备战。在至上院他们已经被全国各地的强队教训过很多次。桂州武校队让他们明白了轻敌的代价。嵩山武校对让他们明白了头铁的危险。所有失败和胜利,在没有决胜之前,都是浮云。他们眼中只有下一局的比赛。

    “上一局小尚的灵气耗尽,吃丹药补回来也有限。但是牧凡和钟离胤却神完气足,灵力充沛,因为他们是四阶武者,不是三阶武者可以相比。所以这一局,小尚只能使用十三黄金剑。”齐宣沉声说,“钟离胤和牧凡带着上一局的经验和耻辱,这一局必然会找准你们每一个人下手。你们能否从他们手下存活,小尚,你是否能够帮助队友们存活,意味着你们能不能获胜。”

    “……”休息室内所有鸿鹄队员表情严肃。

    钟离胤的常规霸拳,对于除华尚外任何人都非常有效。他可以轻松十四拳闷翻整个鸿鹄,或者干脆三记巅峰霸拳洗刷鸿鹄阵型,攻击方法极其多样。而且他的沾衣十八跌几乎可以防住任何人的进攻。在夺帅场上,他是一个极其难以处理的点。

    上两局他过于自信,战斗的时候身位靠前,和主队脱离,只把防御交给了牧凡,牧凡被干掉后,他终于有了破绽,被方亭轩的燕符搞定。这一局,如果他吸取了教训,和帝武主阵合为一体,黑龙帝武之阵的攻防会上升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楚岫,下一局你是影子文相,专注于将巫阵体系的神灵感应场激发到最大,小尚,你担起武相的职责。”齐宣下达了指示。

    “是!”华尚和楚岫同时大声说。

    “教练……我、我呢?”方亭轩内心无比焦急。他这几局可都是拼了老命啊,难道最终还是难逃替补的厄运。

    “亭轩,你是下一局的关键。你在赛场上能存活多久,就意味着我们的天女毒花阵能存活多久。”齐宣语重心长地说,“你好好想一想战斗的思路。”

    “是……是!”方亭轩脸色顿时白了。下一局是他的生存挑战赛呀。

    “小尚,这里我要批评一下你。”齐宣转头对华尚说。

    “啊?是!”华尚心一沉。

    “上一局你打得不够巧,没有充分地依赖队友。与钟离胤的霸拳正面对决,绝不是合格的战斗选择。你是三阶,他是四阶,你不靠队友,自己去顶,这就是莽!如果对方是异人队的队员,你会用那一招去硬打吗?”齐宣严肃地问。

    “是!教练,我错了。”华尚顿时浑身冷汗。因为钟离胤是黑龙帝武绝对台柱子,他下意识觉得干掉他就能结束比赛,他还是把比赛想得太简单了。因为他连续两局用双剑合璧,现在他的毒灵气干得厉害,这种损耗在对抗异人队的时候,太致命了。

    “你用月照锦官溪用得太久了,秒杀一切强敌,这让你过于依赖这套剑法决胜负,思路陷入了僵化。你要学会如何用巧劲儿缠斗,因为夺帅赛不只是拼一局的生死,而是七局的博弈,耐力和毅力同样决定比赛胜负。下一局,正好你毒灵气也用完了,沉下心来运用明王功和金灵气驱动剑法和剑阵。好好想想怎么以巧取胜。”齐宣沉声说。

    “是!”华尚咬牙大声说。

    至上院绿茵场上空的灵气罩轰然闭合。一切噪音隔绝于外。华尚和楚岫并肩站在天女毒花阵的阵心。楚岫闭目凝神,全新凝练神灵感应场,将会心阵的增益和噬心阵的减持激发到最大。华尚全部放弃了水木气华功,第一次将主功法换成了明王功,金灵气充溢他的全身,九尾的剑身都闪烁出丝丝金线。

    “帝武变阵了。”楚岫提醒了一句。

    华尚眯起眼睛,仔细观看着帝武的新阵,心中微微一惊。

    帝武的新阵是以天罡北斗阵的变种斗转星移阵通过三才阵扣住一个蜷成环形的蛇蟠阵。斗转星移阵的天璇位与蛇蟠阵互相勾连,阵型威猛机巧兼备。看起来像一只威武的狮子脚下踩着一只绣球。

    斗转星移阵驱动蛇蟠阵滚滚向前,形成一个较为松散的车悬阵架势。但是华尚一眼就看出这个阵型内藏玄机。它的破法很简单,就是破掉链接两阵的三才阵,卡死蛇蟠阵变化的方位,这个大阵就散架了。

    但是,这个阵法妙就妙在,他的破法虽然简单,却只有这一种最有效。其他的都可以通过各种变阵进行应变。

    斗转星移阵内,牧凡和钟离胤蓄势待发,随时出击。一旦双方阵列发生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