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修真小说 > 修仙小助手 > 第二百一十章 剑战四真
    咚!

    一声不太大的闷响过后,查、梅、朱、莫以及张家兄弟等人纷纷心头一痛,嘴角不约而同,喷出或多或少一口鲜血来。

    “走!”查克行高喊一声。

    七人齐齐腾空飞起,窥准空隙,趁着船头双方气劲还未完爆发出来时候,离船远遁,直到二三十里外,才敢停下身形,悬停高空,远远观望。

    白鸟王船附近各色光华疾飞乱射,不住有狂暴的乱流奔涌冲出外围。眼前五光十色,让人看不清楚,神识意念也完延伸不进,几人近在咫尺,不知无法干涉,甚至对战况局面一无所知。

    这几人虽然都是西海之滨乃至龙山颇有声名的好手,平时也知道成就金丹与结丹之时,哪怕普通结丹巅峰战力相比也是天壤之别。可是毕竟没有见过真人力出手。

    从前所见的,真人之间的争斗以“文斗”居多,各自显示手段,不战而屈人之兵,赤膊上阵的场面在龙山极少发生。

    显示的手段高妙有余,激烈不足。

    这一回张焚与都跋扈等人间的战斗一爆发就极其激烈。

    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连旁观都看不清楚!

    与金丹真人之间差距之大令人骇异,七人脸上失色,心里念头各自不同,一时都相顾无言。

    良久,梅芳毅才叹息一声,道:“我们已经尽力,剩下的只有等了!等到张公子打出一个结果……”

    ……

    花飞叶落,暗香残烬,银亮纯正的四顾剑左冲右突,张焚形势并不像梅、查等人想的那么悲观。刚才一阵感悟过后,领悟的虽然是以六元素为基础,从暗黑出发,模拟地水风火光,不过触类旁通,一法通百法明,“四顾”翻飞,从庚金出发,演化木、水、土、火,同样得心应手。

    飞剑回环,在窦八虎没有使用法域压迫时,隐隐还占据上风。

    其它三处战场,金不恶、羽冲天不足为虑,那名穿着黑纱长裙的清冷女子,嘴上说着势在必得,行动似乎没有出死力的意思,不紧不慢,与一名白鸟近卫渐渐打出船外。

    那名僵尸面孔的金袍修士嘴上说的凶恶,动起手来,还是以观望居多。

    四处战场,只有窦八虎一处真正出力。

    窦八虎暗骂一声,这样情况本也在他预料之中。

    他自视甚高,之前顾虑也只顾虑先到之人得到王船助力,顾忌的是银甲近卫,白鸟王船上各种设施,而不是占据王船的张焚本身。金、羽等四人出工不出力在他预料之中,本来也只打算让人帮他从旁牵制,制造一个单打独斗的机会。

    公平对决,窦八虎不觉得自己会败!

    真交战起来,结果却有些不同……

    窦八虎心中暗暗焦躁:“该死!这小子怎的……”双方真元外放,飞剑交击,窦八虎明明白白感觉得到张焚真元雄厚、精纯都赶不上自己,剑术也不特别神妙,偏偏剑意轮回宛如自然,天衣无缝。

    五行剑意挥洒变换,时时刻刻将他宝剑克制,才能以弱势的真元打出上风局面。

    “听闻様姝水云山……莫非我运气这样不好

    ,刚刚来到様姝,就撞上水云山的人?”

    窦八虎忍不住问道:“阁下出身水云山?”

    听到“水云山”,张焚不由心生感慨,“呵呵”笑了两声道:“在下张焚,本地刳山宗弟子。”

    “刳山宗……”窦八虎御使阔剑,一边回忆。

    他初到様姝,知道这一片海域毗邻区域,在様姝大陆上归属龙山,龙山有五派,刳山宗就是龙山五派之一。再多的信息,他就想不起来了。

    “莫非这刳山宗……”

    心里念头没有转弯,只听一声清亮里别有一股特殊味道的笑声响起,黑纱蒙面的清冷女子声音传来:“刳山宗是水云旁枝,眼前这位又是刳山宗当代真传,得天独厚,战力不逊金丹。你把他当做水云门的人,不算特别离谱……”

    窦八虎没听清楚黑纱女子后续又说了什么,脑海里一阵触动,捕捉到语句关键:“‘得天独厚,战力不逊金丹’这么说他还不是金丹咯?”

    两人近距战斗,呼吸相闻,张焚修为境界原本瞒不过他,只是没往这个方向去想。这时得到一语提醒,立即醒悟。

    见那黑纱女子已经越打越远,已经领着一名银甲近卫离开到白鸟王船本身防护罩外。窦八虎大笑道:“多谢道友提醒!”抽身略略后退,飞剑祭在空中,自行飞舞护住身体。

    不是金丹,那么就没有法域。

    真人与真人之下,最大差距就在于对道的领悟。

    论真元浑厚精纯、斗法、战斗,总有出类拔萃的天才可以打破常规,越阶挑战。可是即使这样的天才,也只能在真人层次的高手不使用法域时,抗颉一时。一旦遭遇法域,还是难免受到克制。

    说是这样说,能够面对真人越阶而战的天才毕竟少之又少。

    刚才窦八虎一方面不曾想到。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在场成就金丹的高手太多。金丹法域扭曲法则,可是多个法域叠加,往谁的方向扭曲?

    金丹真人初涉道途,对于自然的干涉,还远达不到操纵随心,收放自如。

    假如一开始就放出自身法域,不谈联手围攻张焚,几人之间就会形成内耗。至少,站在船头甲板上的黑纱女子,是窦八虎绕不开的障碍。

    这时黑纱女子先是有意让出空间,继而一语点破,窦八虎心怀大畅,答谢一声,随即放出法域。

    张焚召回“四顾”。一回生,两回熟,这已不是他第一次面对金丹法域,心里也不十分慌张。

    面对真人法域,他也不是毫无抗力。

    双眼光芒内敛,暗淡无华。

    一片暗淡之中,眼眸深处,又逐渐生出一缕金芒。似有还无,藏而不漏,却让人不自觉的感觉无所不在的凌厉。天地间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四周空气都让人觉得危险。

    “老金?”

    “不对!”

    金不恶、羽冲天最先有感。

    两人对视一眼,交相掩护,向远离白鸟王船的方向退却。

    金袍怪客抖抖身体,似有所觉,环顾周围,又行若无事,眯起一双毒蛇样的眼睛,继续缠住一名白鸟

    近卫。看他样子,研究多过战斗。十成心思,一半以上放在对白鸟近卫的揣摩、测试,以及对张焚、窦八虎这边的关注上。

    黑纱女子有意无意也再往外退了一些,距离船头已有两三百丈。这样距离对于金丹真人,与近在咫尺几乎没有差别,却又已经给窦八虎让出施展空间。

    风姿绰约,黑纱飞舞,远远望去恍似天女仙子,查克行等人心头却不寒而栗。

    打斗看不清楚,刚才两人对话并没有使用特殊方式,以几人修为,即使远在二十多里外,仍有办法听得一清二楚。

    窦八虎想到的,几人也先后想到。当时没听出来,看见窦八虎举动,也大约猜了出来,不由得越发着急。

    “这可怎生是好……”

    咚咚咚咚!几人齐齐转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不约而同,万分难受,好像忽然间发生了什么闹不清楚的变故。

    就在这一瞬间,光雾薄膜笼罩的巨大白鸟方向忽然剧烈动荡。光雾喷薄,紫、白、金、蓝,四色光华冲天而起。霞光异彩,光芒万丈。海上飓风一样狂暴的强风吹来。

    “不好!”

    查克行、梅芳毅等人纷纷抬起手臂,各自施法挡住奔涌过来的空气。

    功力高,状态好的尚且可以稳住身体,有伤在身,先前消耗过度的几人,恍如风中秋叶,被吹出老远。

    查克行一把抓住梅芳毅手臂,朱一波、莫奇鸣两人也同时出手,救援张氏兄弟。一番扰攘之后,张其绎、张其锊扶着张其敄缓缓飞行回来。

    张其敄道:“这是怎么回事?”

    查克行脸色凝重:“不知!一瞬之间,大变已经发生。”

    朱一波、梅芳毅、莫奇鸣脸上神色同他相差无几。

    其实不用看几人脸色,张家兄弟三人自己也看得清楚,从黑纱女子说话,窦八虎道谢到异变发生,没过去多少时间,也看不明白出了什么特别的事,白鸟王船上局势已经大变。

    窦八虎口吐鲜血,神色萎靡,勉强站立船头。与先前意气风发,慷慨豪迈的样子迥然相异,几乎不像是同一个人。

    另外那名僵尸脸的金袍怪客稀疏的黄发披散,之前已经缺失不少的金袍再次破裂,衣不蔽体露出里面干硬的身躯。看上去质感同血肉有极大差异的肌肤寸寸皲裂,墨绿胶漆一样的血液从伤口流出,很快胶结、硬化,形成一片片绿色花纹。

    转眼之间,两大高手遭受重创!

    看看另一边,剑意昂然,蓝衫犹在,张焚毫发无伤,似乎没做过任何事情,时间还停留在蓄力准备,雷霆一击发出前。

    龙山诸人面面相觑。

    梅芳毅干咳一声,打破沉寂:“不管怎么说,总是好事。”以他三百年的心性,说完这句,还是然不住赞叹:“张公子手段鬼神莫测!刳山宗后起之秀,怪不得近日里名震龙山……”

    先前双方蓄力,准备对拼大招,这几人都有所觉。现在看见结果,自然而然以为是张焚得胜,一招重创两名真人之后,犹有余力恢复姿态,做出行若无事,好像还没动手的样子,心中不无微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