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已经开始(第1/3页)
    魔法女神弥尔米娜的“成功”似乎是很难复制的,至少在阿莫恩眼中是如此。

    但对高文而言,这次的事件仍然给了他一个思路——神经网络所创造出来的“无倾向性思潮”对于从思潮中诞生的神明而言很可能是一种效用空前的“净化手段”。

    当然,现在的神经网络还很弱小,区区数万个节点的峰值规模完无法与世间任何一个现行宗教相比,但在塞西尔,类似神经网络这样的“魔导工业产物”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发展速度极快——哪怕它现在规模不够,一年后,两年后……总有一天它的规模会达到能够动摇世间任何神权的地步。

    他没有把这些细节解释给眼前的昔日之神听,他觉得这没有必要。

    阿莫恩则显然还在思考魔法女神这次逃逸的事情,他带着些感叹打破了沉默:“我想恐怕有不止一个神想到了类似的‘逃逸计划’,甚至……我在三千年前的那次‘尝试’应该就给了某些神明以启发,但最终能成功实现类似计划的却只有魔法女神一个,这其实也是她的‘倾向性’决定的。她诞生于魔法师们的浅信仰,从这个信仰体系诞生之初,魔法师们就仅仅把她视作某种‘解释’和‘寄托’,法师们从来都崇尚以自身智慧与力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祈求神明的恩赐和拯救,这导致了弥尔米娜能有机会‘无视’信徒的祈祷。

    “对一般的神明而言,信徒的祈祷是很难这样彻底‘无视’的,祂们必须多多少少做出回应……”

    高文很快便理解了阿莫恩话语背后的意思。

    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神明都诞生于凡人的祈盼,凡人“创造”出那些神灵,目的就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和恐惧,为了寻找一个能够回应自己的超凡个体,因此对于在这种思潮下诞生的神明,“回应”就是祂们与生俱来的属性之一,祂们根本无法拒绝来自现世的祷告和祈求。

    然而魔法女神不一样——法师们构想出“魔法女神”这样一个存在,并不是为了求取力量或渴望得到什么指引,而是他们在搞学术研究的过程中发现某些原理或公式缺少了一部分关键“要素”,在学术方向暂时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他们决定给这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定义”出一个源头——时间推移和群体观念的变化共同导致这个源头逐渐偏离了一开始的概念,渐渐成为了一个用于解释一切黑箱的神明,然而魔法女神的本质仍然没变:

    “祂”是法师们一大堆无解公式和缺陷理论中共同的“条件X”,法师们对这位神明的态度和期许用一句话可以概括: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把后面的式子蒙出来……

    如此薄弱的约束自然给了魔法女神自由操作的空间,她用漫长的自我隔绝和一次雄心勃勃的逃逸计划给了世间信徒们一句回应:蒙你大爷,谁爱待着谁带着,反正我走了!

    高文摇了摇头,既感慨于看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实际上也和凡人一样在戴着镣铐,又感慨魔法女神这任性果断的逃逸行为不知会造成多长时间的混乱。

    最后他收敛起了脑海中的无关联想,突然看向阿莫恩。

    “现在的你……应该可以告诉我们更多‘知识’了,对吧?”

    “并不是部,”阿莫恩慢慢答道,“你应该明白,我现在并未完脱离束缚——神性的污染仍然存在,所以如果你的问题过于涉及人类尚未接触过的领域,或者过于指向神明,那我仍然无法给你答复。”

    “对我而言这就够了,”高文点点头,接着整理了一下思路,问出了他在上次和阿莫恩交谈时就想问的问题,“我想知道魔潮的根源……你曾说魔潮的发生和神明无关,它本质上是一种自然现象,那这种自然现象背后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阿莫恩沉默了片刻,随后有悦耳的声音在高文和维罗妮卡脑海中响起:“现在的你们,尚无力解决它的源头,因为它的源头……来自你们头顶的太阳。”

    “它真的来自太阳?!”维罗妮卡突然打破沉默,语气急促地问道。

    “啊,看样子你们已经注意到某些证据了。”

    “七百年前的魔潮发生时,便有太阳出现异变的记录,刚铎废土中的魔潮余波发生异动时,太阳也总是会出现对应的异象,”维罗妮卡沉声说道,“我们始终怀疑魔潮和太阳的某种运行周期存在关联,然而从未想到……它的源头竟直接来自太阳?!”

    站在旁边的高文则瞬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的“太阳”并非星系中的恒星,它只是一颗气态巨行星!

    如果这颗气态巨行星能够引发魔潮,那么这个星系中真正的恒星“奥”呢?

    这个世界的气态巨行星和恒星之间……是否也存在某种相似的地方,存在物质成分上的联系?如果这两种天体都能引发魔潮,那……这是否可以解释魔力的源头问题?

    “直接围绕‘奥’运行的行星上会出现魔潮么?”在思索中,高文直截了当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