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玄幻小说 > 星路迷踪 > 第五章两雄相遇
    第五章两雄相遇

    这时的陈信果然闲着发慌,他现在已经逛出逛入太阳系好几次,反正来回一趟也不过花上十来个小时,陈信一面飞行,一面清晰的感受着宇宙间的各种缝隙,那只有花功夫运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发现,缝隙大多极为细微,几乎无法察觉,也有半大不小的,虽然不容易遇见,不过陈信在距太阳二亿公里远的地方,却发现一个人头大的洞,陈信可不敢贸然伸手过去试试,谁知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

    虽然也许只不过是另一个小型的空间跳跃窗,不过还是别冒险,说不定另一面是什么恒星或黑洞的内部,陈信考虑良久,还是放弃了一探究竟的念头,不过却也藉此明白,当年无祖和他的弟子,不藉着仪器的帮助是如何能够找到空间跳跃窗。

    十几个小时前,陈信刚飞到火星的时候,望着处处都是超大形的熔岩平原、火山峡谷,还有无数的陨石坑洞,这可算是发现至宝,陈信东张西望的望着四面的景象,放眼望去是一片空寂,不过却有一种悲凉苍茫的感觉,虽然没有生命气息,不过火星自已也是一个庞大的生命体,里面也有不断跃动运行轮回的能量,以陈信的修为来说,自然格外有体会。

    火星的空气虽然稀薄,不过总算还有所谓的云层,大气的成分主要是二氧化碳,还是不能住人,陈信漫无目的的飞了片刻,忽然在眼前出砚了一个直拔入云层的山峰,简直就要穿破天际,陈信唬了一跳,开始顺着山势往上飞,还刻意减慢速度,不想错过任何一个奇观。

    缓缓的飞到山顶,陈信确定这是一个极大的火山,底部的宽度比南岛还大,高度居然将近有二十来公里,上面不是冰雪,有些二氧化碳凝结成的白色固体,比起地球不到九公里高的所谓第一高峰,几乎是三倍。

    陈信愣了好片刻,这才摇摇头想,要是火星有像地球一样的大气,这一大座山就能玩好几个月了,不过话说回来,二十几公里高的地方应该也是寸草不生,终年为冰雪所覆盖吧?

    无元七四二年八月三日

    游玩良久,眼看又是一次日出,陈信忽然想到,记得火星的自转周期与地球差不多,这样岂不是又过了一天?陈信忽然有些紧张,自己不知道离开了多久,薛乾尚他们要是有事,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于是不再迟疑,立刻拔向空中,认准了地球飞去。

    不久之后,陈信远远望着地球,心想自己是不是不要提醒圣殿自己来了,缓缓的以自由落体的速度飞降,然后在大家意外的时候把圣殿先砸烂?想到这里,陈信不禁嘻嘻偷笑了起来,正要执行的时候,他又止住身子,想到要是日后圣殿知道自己的真正身分,岂不是太不好意思?毕竟圣殿中有好几位对自己不错的人,自己也不能太乱来……

    最好薛乾尚已经顺利的将亲人集合,然后自已以本来面目好好的与圣殿谈谈,就是不知道吴安他们跑哪里去了,自己虽然有与合成人联络的通讯器,但是现在又放在肉身上,也没办法用,要不然好好先问个清楚,也好过现在这样。

    只不过自己要是回到肉身,速度快的优势一旦丧失,是不是依然打的过吴承天,陈信可没有答案,元婴对付功力不足的人自然是轻松愉快,但是对付功夫相差无几的人,元婴就会有积蓄内息不是、身体不够坚韧的缺点,这是陈信对吴承天发了一掌之后才体会到的。

    陈信自然不知道,现在薛乾尚等人不但已经将所有亲人集合,还打听到了吴安等人的下落,舒家更是危在旦夕,就是找不到机会溜走,正眼巴巴的等着陈信回去。

    陈信想了片刻,反正自己现在只能捣乱,要是多跑几次,说不定吴安等人会主动与自己联络,那不就可以假藉所谓天降神王的名义客观的主持公道?就是这样决定,于是陈信虽不事先提醒对方,但还是劈哩啪啦、轰轰烈烈的冲下去。

    陈信的目标自然对准了圣岛,这下子圣殿马上一团混乱,上次是放出观察的能量,被吴承天察觉,这次却是夹着身的能量冲往大气层,破空之时逸散的能量、产生的巨大声响,圣岛上感觉到的人没有五十也有三十几个,这下还得了,圣殿里人一个个的冲出殿外,急急往上迎去,要是与这个外星来的怪物在圣岛上打了起来,圣岛不变成一片稀巴烂才怪。

    薛乾尚等人自然也感受到了,每个人都迅速的往控制室冲,薛乾尚正急的跺脚,陈信什么时候不好来,选大白天,这时候大家的亲人都出外上班,怎么跑?

    就算大家都在,大白天的众目睽睽,八成当场被捉回来,眼看着众人都到了自己身侧,薛乾尚摇摇头探口气说:“我们上去看看状况吧。”

    “不走了?”黄吉疑惑的问。

    “只有黄宗主他们在,怎么走?”李丽菁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黄吉这才想到大家的亲人都已经出外,只好闷不作声,睁着眼睛望着薛乾尚。

    “走吧。”薛乾尚打开舱门,众人一个个的往天上飞去,准备再演一场戏。

    这时吴承天已经迎上了陈信,陈信见到吴承天远远的飞来,大吼一声:“来的好!”透光刀也没出鞘,两手同时一伸,两道白色气柱汹涌而出,狂涛一般的往吴承天冲去。

    吴承天长剑才刚拔出一半,正要御气已对的时候,没想到对方这次居然先发制人,急急插剑回鞘,两手一扬,两道破空而上的劲流交互盘旋,宛如一道由劲流交织而成的巨大麻绳,猛然往陈信的掌力迎去。

    陈信吓了一跳,这与自己所创的螺旋掌力又有不同,却不知道怎么能够自己产生盘旋,这时没空细思,两方掌力在两万公尺高空中相遇,碎然一声巨震,陈信的掌力被吴承天相辅相成的掌力破入,正逆劲而上,直往陈信袭来。

    陈信暗叹一声,要不是以元婴状态周旋,自己这一掌未必会被对方破解,还是必须以速度取胜,于是陈信迅速的一闪而下,拔刀往吴承天直扑,吴承天不慌不忙,将掌力一收即放,一层濛濛的劲力气罩迅速的往前突进。

    这道劲力厚实的有如铜墙铁壁,吴承天上方近百公尺的云雾,一下子被卷台一空,整道掌力夹带着强劲的风云往陈信冲来,陈信毫不客气,刀芒直伸出数公尺的透光刀迅疾的一挥,摧枯拉朽的硬是将气劲裂成两半,虽然微微一顿,但仍气势不减的往吴承天劈来。

    不过这时吴承天已将长剑拔在手申,眼见对方威势惊人,劲力直催长剑,脱手彷佛流光一般的迅疾的正面迎向陈信,陈信不愿与这把长剑胡缠,半空中一闪再闪,连换了七、八个方位,不但不让长剑接近自己,还是不断的向吴承天靠近。

    吴承天冷哼一声,右手依然继续御剑,左手连连斜斜劈,一道道刀锋般的劲力往陈信直吐,只求能将陈信阻上一阻,长剑就能顺利的攻击陈信。

    陈信何尝不知,这种劲力只要透光刀一挥,还不是转眼风流云散,消失无踪,但是接触的瞬间身形难免为此一顿,那把似聚似散的长剑八成就会赶了上来,只好一闪再闪,不过同时闪避两种攻击难免手忙脚乱,何况越接近对方,片状劲力越是迅疾,简直难以躲闪,陈信卡在吴承天前方三十公尺远处,再难前进。

    这时几位圣殿长老已经赶到,眼看吴承天似乎占了上风,一个个远远的凝立在半空,望着两人的战斗,陈信越闪越火大,要不是不敢施用天禽身法、阴阳回旋掌等等独门绝技,自己怎么会卡在这里,虽然腾龙掌、指特征不明显,还是依然可用,不过对于这种状况的帮助不大。

    陈信眼见十几位长老慢慢的往四面散,似乎是打算合围,陈信心里冷笑一声,能对自己速度作出反应的最多不过十来个,这里天遥地阔的怎么围的住自己?

    除非这些人接近到十余公尺内,不过这样一来陈信要对付他们简直有如探囊取物,谅他们也不敢送死。

    这时薛乾尚等人、圣殿中的施良牧、赫中行等人也已经赶到,分别在四面散了开来,陈信望着薛乾尚焦急的面孔直想打打招呼,但毕竟不敢造次,依然与吴承天纠缠着。

    薛乾尚等人心里发急,但是又不敢传音对陈信说明,要知道在这么近的距离,吴承天功力又运到顶端,虽然听不出众人传音的内容,但是说不定可以察觉众人正在传音,这样岂不是不打自招?连薛乾尚一时都拿不出主意。

    陈信自然看的出来薛乾尚有话想说,但是又颇有顾忌,陈信心念电转,是众人的亲友已经聚集,还是吴安等人有了下落?陈信偷望了数眼……怎么没见到林颖雅,难道……她出事了?

    陈信关心则乱,一时之间没法保持清明灯静,马上就被吴承天又逼退了十公尺,他不由得暗暗发急,连忙定下心神,不敢再多想。

    忽然间,陈信感到一股心神迅速的冲来,似乎有一个功力极强的人正远远观察着自己,陈信不由得一惊,这人的功夫有如吴承天,也到了自己无法捉摸的境界,莫非是柳清旋长老?但是看来又不像是由圣殿传出……此人到底是谁?

    陈信自然不知柳清旋正在闭关、不萦外事,当年陈信的功力不只看不透柳清旋的虚实,连十来位长老,施良牧、赫中行等人都无法观察,现在的陈信层次又再提升,对这些人的功力已经了若指掌,圣殿中能让陈信稍有忌惮的,也只有圣主吴承天和三百余岁的柳清旋。

    这股心神冲来,黄吉还能感觉的到,薛乾尚等人就都毫无所觉,吴承天自然明白,而围在外侧的十余位长老脸上也都出现了不自然的神色,吴承天心中一紧,长剑猛然一撤,忽然大吼一声:“出手!”

    陈信听见声音吓了一跳,还不知道吴承天在叫什么,却又听到另一个声音:“还不快闪!”

    这下子更是莫名其妙,陈信还没想清楚,只见外围除了薛乾尚等人之外,近二十人忽然同时出手,数十道劲力由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狂涌过来,这些人单打独斗也许不是陈信的对手,不过这数十道拳掌指劲蜂涌而来,纵算是大罗金仙也难逃此劫。

    陈信眼见糟糕,一急之下力出手,透光刀捧成一大面光球,牢牢护住自己的上半身,这些人的劲力都是无比迅疾,要是贪心想护住身,只怕反而没用。

    薛乾尚等人只来的及惊叫一声,眼见数十道劲力往陈信身上集中,轰然一声,各种气流、劲力、能量迅速的往四面喷散,所有的人都被逼出了近百公尺,连吴承天也退了三十来公尺,薛乾尚定睛看去,只见陈信上身光华黯淡,下半身却已经荡然无存,整个人只剩下一半的身体,正迅速的往空中飞射。

    吴承天还不放过,长剑御气直奔,往陈信受创的身躯急射,陈信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没有能力格挡,只好上下左右一阵乱闪,想先逃出地球再说,只要再给自己一个小时,当能恢复本来。

    哪知这时遥远的上空忽然又是一剑飞来,陈信又是一惊,这种武器居然有两把?远远上方一位长老正迅速的落下,正是苏长老,他就是当初预计对付陈信的三位长老之一,看来王执事这十天已经制出了另一把长剑,苏长老拿着这剑,远远的绕到陈信的后路,准备将陈信一举击杀。

    陈信这下可头大了,两只长剑两面包抄,自己无路可去,等一下大家再来个合力对付,岂不是身崩散,虽然自己还来的及释放能量,日后再重新聚合,不过透光刀岂不是非失去不可。

    还好这位苏长老毕竟不如吴承天,御剑的速度和劲力都弱上一筹,陈信勉强还能格挡,而吴承天御使的长剑陈信就完不敢碰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能量体迅速无比的冲来,陈信大叹完蛋,这明明是另一个元婴,原来圣殿早就搞清楚元婴的修练方式,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要以元婴对付自己,要是与这人缠上了,那就别想逃了,可是现在自己已经被两把剑缠住,该怎么溜?

    元婴移动,迅捷若电,那股能量飞快的划过下方的海洋,往人群中急冲而至,薛乾尚等人自然也感受到此事,黄吉终于按耐不住,远远的往这个如电光般飞来的身影击出一记特大号的激光斩,只见一大片光片迅速的迎向那人,薛乾尚大吃一惊,陈信虽然落败想必性命无忧,但是黄吉这一出手所有苦心岂不是部白费?但是拦阻已经不及,薛乾尚只好捞得一个是一个,随着黄吉的掌力也跟着轰击一大团光球出去。

    这时感受要比眼睛还快,大家知道连薛乾尚也出手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人要是也来对付陈信那可糟糕,一下子什么阴阳腾龙掌、激光斩、薛乾尚尚未命名的光球、舒红的数十道指端气针,同时往那道光影集中。

    但是那道光影蓦然一闪,却比众人劲力速度还快的闪身让开,一下子越过众人,穿入了陈信与两道盘旋攻击长剑的战团。

    薛乾尚等人正要转身追击,却见到圣殿人人发急,几乎又有十来道掌力往这道飘来闪去的光影攻去,眼看黄吉还想发掌,薛乾尚不禁叫了出来:“黄吉……等一下!”

    众人才一愕收掌,这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战团中的陈信正想放弃透光刀,却发现那道发光的人形元婴迅速的穿入战团,一掌击出居然目标是苏长老的长剑,掌力轰击过去,苏长老一时无法拿捏,劲力为之断绝,那人呵呵一笑的止住身形,手里捉着那把长剑,大声的笑着说:“圣殿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

    这一下在一瞬之间,陈信突然脱出险境,吴承天眼见这人轻轻松松的夺去苏长老的长剑,也不由吃了一惊,将长剑一收退了开来。

    苏长老也是面露惊容,往后飘退了数公尺,迟疑的说:“你……你是?”

    那人大笑一声道:“两百年不见,圣殿忘了我舒战果?”

    “舒……舒前辈……”苏长老又退了老远,一脸惊容。

    舒战果当年以五十之龄,单人独剑打上圣殿,见过那场战役的现在没剩几人,这位苏长老恰好是其中之一,那时的他不过十余岁,只遥遥见到舒战果与当时的圣主对话,后来一战打的惊天动地,他根本看不清楚,只知道空中不断传来足令地动山摇的爆震,他当时躲回家中,不敢多看,没想到今日却见到这个圣殿的大敌,他不禁大吃一惊,又后退数公尺。

    陈信一面凝聚着劲力,一面望着这个临危来援的人,只见这人与自己的状态相同,一样是光彩流转,身晶莹,似乎是青壮年人的容貌,居然比自己父亲还年轻一些,这会是舒战果?

    舒红吓了一大跳,连忙躲到那雷可夫背后藏起,自已刚刚打的居然是曾叔祖?就算他老人家不计较,要是认出自己来,这下子可难收拾。

    陈信见到舒战果望望自己,目光忽然转到舒红,也才想到这个问题,连忙想传音警告,却见舒战果微微一笑,竟彷佛没见到舒红一般,转头望向吴承天说:“这一代圣主比之前的进步不少……难怪野心也大了不少……”

    吴承天面色微变,对方的名气太大,吴承天也不禁有点心惊,何况要是现在打起来,一时没拿下对方,舒家众高手来援,天降神王要是回过气来,圣殿可是要一败涂地,只好委屈求的说:“舒前辈,圣殿与舒家井水不犯河水,今天阁下插手管事,阻挠圣殿护卫地球,这是为了什么?”

    舒战果摇摇头,叹口气说:“我就是看不过去……你们圣殿无论作什么事都说是为了地球,这人作错了什么,伤了谁?害了谁?你倒是说给我舒老头听听。”

    吴承天一时无话可对,这个天降神王甚至在凤凰星也都没伤人,更别说杀人了,本来也未必除之而后快,但就是担心此人与舒家联手,没想到陈信刚刚这么轰轰烈烈的冲下,引起了舒战果的注意,现在居然跑来插上一手,自己的理由又不能说出,吴承天咬牙怒声说:“舒前辈是决定要与圣殿作对了?”

    “又是一顶大帽子……”舒战果脸一沉,不理会吴承天,对陈信笑笑说:“喂,你是谁?多大了?”

    陈信躬身说:“晚辈刘东言,年近三十,受号天降神王自无祖所归之幻星来此,见圣殿倚仗势力强逼凤凰星,心生不愤,所以来此一问究竟。”

    “不是吧?”舒战果眉开眼笑的说:“我出去闲逛都骗人家说我才五十,你居然敢说三十,太扯了吧?”

    陈信又好气又好笑,这位舒前辈怎么没有长者的味道,只好摇摇头说:“晚辈说的是真的。”

    “好、好。”舒战果说:“反正你要自认晚辈也没关系,我的岁数可是大家都知道了,想骗也不成……哩,吴小子,你们要怎么解决?”

    吴承天正满肚子气,没想到舒战果忽然又转回注意力,只好闷闷的说:“在下不愿让天降神王统领凤凰星,但是此人坚持不愿,此人功深莫测,居心难料,自然决不能让他到达地球。”

    舒战果回过头来说:“你从梦幻星带了多少人来?”

    “连晚辈在内一共六人,其中四位是婢女。”陈信大方的说。

    “还有婢女?”舒战果偷笑两下说:“难怪你假装三十岁,一定是想骗小女孩。”

    陈信又是一愕,这位前辈怎么扯到这里去了,但是舒战果忽然又面色一正说:“不过前些日子那个空间跳跃窗中又穿来了两个人,一个身体确实不大像一般人……是不是你的朋友?”

    难道是林齐烈?另一人又是谁?陈信将心神连到遥远的空间跳跃窗,但是宇宙何其辽阔,哪能说找就找到?

    陈信望望舒战果,舒战果一摊手说:“别问我,我只注意了一天,后来就懒的管了……

    以他们的速度来说……大概不到一个月就会到了。”

    吴承天愤然大声说:“这还不是心怀不轨?后援都已经出发了!”

    舒战果望望四面的人说:“我看你的后援远比较多一些……好了、好了,再拖下去,我那些晚辈就要来了,这样吧,圣殿不欢迎这位天降神王,我们舒家欢迎,我请他去玩可以吧?”

    “舒前辈……”吴承天摇头说:“这可不只是个人的好恶,这有关地球的未来,恕圣殿不能同意,若是前辈坚持,吴承天只有冒犯了……”

    “快溜!”舒战果忽然一拉陈信迅速的飘动起来,一面说:“你练出元婴多久?”

    陈信一面随着舒战果迅速的闪动,一面回答:“没多久,不到一年。”

    “真是搞不清楚状况……”舒战果说:“元婴不是用来打斗的,是用来修练的……遇到敌人还是闪避为妙,你跟他们硬顶,这不是自找麻烦?”

    两人一迅速的闪动,四面的众人根本看不清,只感到两人在四面不断的闪动,还传来轻松的话语,这还是因为两人身上都带了东西,要不然根本看不到转折的身影,吴承天见到状况演变成这样,焦急的说:“舒前辈,请将圣殿之物归还!”

    那把长剑可不容易铸造,舒战果就这样带走可麻烦。

    舒战果呵呵笑说:“要是还你,你还会不会来找舒家的麻烦?”

    吴承天一楞,还没回话,舒战果接着说:“要是十年、八年的你们都不来闹事,我才还你们,要不然岂不是自找倒楣?我们走了……”随即拉着陈信往西方一闪,两个光点迅速的变成一个光点,然后消失在地平线之后。

    苏长老满脸惭愧的向吴承天躬身说:“圣主恕罪,属下无能……”

    吴承天铁青着脸摇摇头,一转身飘落地面,临走时传出一句:“回到圣殿再说。”

    二十来人垂头丧气的落下,薛乾尚等人虽然高兴,但是也不敢表露出来,最好的是那时误打误撞的出手,居然对付的刚好是圣殿的敌人,这下子没有穿梆,还能继续混下去,只不过陈信这一去,不知道还会不会出来,众人要怎么逃出圣殿,那可是煞费脑筋。

    回到圣殿,吴承天久久说不出话来,其他人也不知如何出言安慰,现在大对头天降神王与心腹之患舒姓一族结合,新武器又被对方抢走一把,圣殿优势尽去,讨伐吴安之事希望越来越是渺茫,等吴安喘过气来,藉着舒家和合成人之力重启战端,也许相传数百年的圣殿会就此覆于一且。

    施良牧见气氛低到极点,终于开口说:“圣主……这样……非请柳长老出关不可……”

    吴承天没好气的望了施良牧一眼,依然沉默不语,赫中行忍不住说:“圣主,对方有两位功力登峰造极的人物,要是天降神王重新回到躯体内,苏长老他们也未必能对付……还是……”

    吴承天终于开口说:“要是这位天降神王确实是由梦幻星而来,既然两边的窗口已经关闭,他应该不能重返躯壳,只不过……他怎能一直保持充盈的能量?薛武令,你确实知道通往凤凰星的空间跳跃窗已经封闭了吗?”

    薛乾尚不慌不忙的回答:“在下离开之前,对方确实已经开始封闭,现在又过了三年多,那里已经过了三十余年,自然一定封住了。”

    吴承天眉头深锁,摇摇头说:“我有一句话一直没说,薛武令,要是那个跳跃窗真的封闭,只留下一丝能量在身上的陈宗主,无论离体能量现在是以什么形式存在在梦幻星,都是没办法将元神再聚回这个身躯的。”

    薛乾尚等人自然并不担心,事实上陈信的元神也在这个宇宙,不过大家还是装出一副惊讶的神情,其中最不会演戏的当属谢日言与科芙娜,两人只好板着脸,望着地面不敢说话。

    吴承天望望众人,接着又说:“不过要是如此,陈信的残余能量应该已经散去,躯体进入死亡的状态,再也没法挽救,可是现在又还有能量,最好的解释就是……他的元神已经回来了……不过为什么他又为什么一直没醒,这还要请各位给我一个解释。”

    薛乾尚知道吴承天终于怀疑到陈信的头上,脑袋急转却找不出好点的理由,这牵扯到极为高深的功夫,在这些大行家面前,薛乾尚可办不出来,李丽菁见薛乾尚说不出话,忍不住插嘴说:“陈信功夫练来练去,我们怎么知道他在作什么?”

    吴承天见李丽菁冒出这句话,也是一愣,点点头和声说:“这话也没错,也许陈宗主的元神随你们归来,但是却处于还不能聚合的状态……陈宗主有与各位联络过吗?”

    众人自然摇头,薛乾尚心情一紧一松,八成还是因为刚刚大家那莽撞的出手,吴承天的疑忌才渐渐消去,不过这件事毕竟过于巧合,想来吴承天应该还有怀疑,大家想溜恐怕是更难了。

    其实吴承天本来对众人的怀疑一直都不小,所以这一次对付天降神王的计划并没有事先告知众人,也因此刚刚大家一起攻击,薛乾尚等人却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不过上次那雷可夫不小心说溜嘴,再加上众人今天以力攻击舒战果,这却是吴承天亲眼所见,所以才会终于提出这个疑问。

    现在吴承天见问薛乾尚等人也不得要领,心中暗暗思量,说不定那人正是陈信,可是却连薛乾尚等人也不知道,这也不是不可能,至于柳清旋长老……吴承天心情浮动起来,转头望向侍立在一旁的田执事说:“田执事,王执事呢?”

    田执事回答:“回圣主,王执事仍在加紧制造武器,所以并未来此商议。”

    这时殿内与上次议事比起来多了十来位长老,而制造武器的王执事、专职监视舒家的方执事,还有八大楼令、十二骁骑都不在殿中,看来对付天降神王之事,吴承天并没有吩咐他们出动,现在田执事提到武器,苏长老脸色变得阴睛不定,最新的武器送来才不到两天,就由自己的手中丢掉,圣主不知会如何责罚?

    吴承天倒似乎并不在意,摇摇头继续说:“我们讨伐舒家之事已经刻不容缓,武器的制造确实要紧……田执事,你要王执事一面制造,一面找些人来帮手……对了,那雷可夫武令,既然你对武器这么在行,你也先去帮忙王执事,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那雷可夫吓了一跳,斜眼望着薛乾尚,不知道该说有问题还是没问题,薛乾尚点点头说:“圣主此议极佳,我们本想推荐,但又怕太过放肆,那雷可夫制造武器的技术我们深具信心,一定能帮助王执事顺利达成任务……”

    那雷可夫和李丽菁听薛乾尚这么说,吓得脸都绿了,那雷可夫留在圣殿里面,大家溜的时候怎么办?

    只见薛乾尚神态轻松的继续说:“不过最近那雷可夫正在研究晶盒,大概只要两天就能有所突破,据我们所知,天降神王持有的武器叫透光刀,至尊龙将持有的叫乾坤剑,这些武器与晶盒的制造方式有密切的关系,本来是想等有所突破之时再禀知圣主,但是现在圣主动问,我们不敢不说,希望圣主能稍待两天,那雷可夫若是研究出晶盒的制造方式,肯定比现有的合成硬金属还要坚硬,对于王执事制造的武器一定更有所增益。”

    吴承天闻言大喜,点头说:“原来如此,难怪最近那雷可夫总是待在底舱,既然如此,就两日后再到圣殿报到,到时候与王执事好好的切磋。”

    薛乾尚听了一惊,看来吴承天不时的亲自观察卓能,不然如何得知那雷可夫在底舱中?

    说不定还看出那雷可夫在制造武器,还好制造武器的功夫靠的是元素体察、组织研究,都是静态的能力,想来他也看不出端倪。

    施良牧听见这两柄神兵利器的名称,忍不住叹息说:“这种武器足以以一当十,原来叫做透光刀和乾坤剑,果然名符其实……却不知现在那雷可夫武令研究到什么程度了?”

    那雷可夫听见薛乾尚这样说,虽然松了一口气,不过两天后还是要重入虎口也不是好事,正忧愁难解的时候,听见施良牧发问,虽然有些心慌,不过还好这正是自已的本行,那雷可夫毫不困难的说:“回施左辅……我发现晶盒这么坚硬,主要是依赖特殊物质的复杂合成结晶,其间的比例并不规则,却在一个巧妙的配合之下能产生外力难当的效果……”

    那雷可夫说的高兴,差点说溜嘴,连不该说的都说出来,还好总算悬崖勒马,警觉的一顿说:“……我已经了解了大概,只是对于组成的比例还不是这么清楚,只要再两天的时间,应该就能研究出来。”

    “好。”吴承天说:“那雷可夫的功夫虽然不是顶尖,但是就如王执事一般,将是圣殿不可或缺的栋梁之材,我会要王执事将所有知识传授予你,日后接手王执事的工作,在圣殿研发武器。”

    这话直说到那雷可夫的心坎里,那雷可夫追求的正是这种事情,连忙高兴的说:“多谢圣主,属下必定力以赴……这个…不…谢谢……”原来回头一想,难不成自已当真留下来?兴奋的心情又冷却下来,最后几句才有些语焉不详。

    “很好……”吴承天见那雷可夫这么欣喜,也颇觉满意,至于最后两句话虽然听不懂,不过王执事也常如此,看来他们果然是同一类人,想必能力不凡。这件事已经定案,吴承天于是回过头说:“许执事、赫右弼,林武令的事情怎么了,这么多天还没处理好?”

    这话问到林颖雅的事情,薛乾尚不禁注意起来,只见许执事与赫右弼互望一眼,许执事说:“禀圣主,林闵图武士向属下禀告,他与妻子前些日子生出纠纷,妻子一怒之下回到故居南岛,林武令二十岁以前不识其父,与其母感情深厚,得知此事立即追去,想来应该在南岛苦劝其母归来,属下曾劝慰林闵图,要他去南岛找寻妻女,但是林闵图武士坚持此事他绝不可让步,其中详情他以家务事为由不愿透露,属下也爱莫能助……”

    赫右弼按着说:“属下亦与林武令联络过,她说不放心母亲一人,所以暂时不能离开,但要是圣殿有命,她仍会回来,不过希望圣主能体谅她暂时不能就职的苦衷。”

    吴承天点点头说:“好吧,赫右弼……攻打舒家之前记得找她回来……林武令可是一把好手……九武令合力,足可对付舒家的第三代,这件事非常重要。”

    “是。”赫中行躬身说:“绝对没有问题。”

    “各自休息去吧。”吴承天点点头,飘身离开了大殿,赫中行和施良牧见吴承天始终不同意请出柳清旋,自然知道原因,但是现在也无可奈何,只好摇摇头分头散去。

    众人回到卓能,那雷可夫就哇哇叫了起来:“乾尚,你真要我在两天以后去圣殿啊?”

    薛乾尚摇摇头说:“当然不是,我们两天之内走。”

    “要走了?”黄吉问:“不等陈信来闹事了?”

    薛乾尚摇摇头说:“陈信既然已经在地球,应该会常常注意我们的状态……我们逃出之时,应该能前来支援,还有……圣主这样要求,我们也没办法拒绝,拖两天已经是极限,总不能真的让那雷可夫留在圣殿里。”

    李丽菁稍感轻松,望了望那雷可夫半开玩笑说:“说不定那雷可夫蛮想留在圣殿……”

    这话恰好说到那雷可夫心里,那雷可夫有点气急的望了李丽菁一眼,不大高兴的说:“哪会有这种事情?你……算了……我去底舱了。”

    李丽菁不过是开句玩笑,没想到那雷可夫一反常态的回了半句,李丽菁一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讶异的望着离去的那雷可夫,黄吉幸灾乐祸的说:“丽菁撞到铁板了……那雷可夫重振夫纲,可喜可贺……”

    说完黄吉就要溜,一向以来李丽菁都会马上一掌挥来,没想到溜了两步,黄吉回头一望,李丽菁居然仍然呆在那里,目光直直的似乎在沉思着事情,黄吉一愕止步,还不知道该说什么,头缓缓低下的李丽菁,忽然闪身穿入了连通管中,身形飘动之间,只见一滴晶莹的眼泪斜斜的甩落在地面。

    黄吉搔搔脑袋说:“这对小夫妻在闹什么别扭……怎么两个人都不正常了?”

    科芙娜见状站起,有些担心的说:“我去看看丽菁。”也跟着飘下连通管。

    赵可馨与薛乾尚两人目光相对,都不禁有些担心,这对夫妻怎么在这种时候出状况?现在小毛莉又是由丽菁母亲照顾,也不至为了孩子冲突,李丽菁今天说的话也没有特别不客气,一向温顺的那雷可夫怎么忽然回起嘴来?

    谢日言望望大家,忽然说:“丽菁和那雷可夫结婚也有两年了。”

    “那又怎样?”黄吉完听不懂。

    谢日言皱眉摇摇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薛乾尚眼看这样不是办法,站起身说:“我去看看那雷可夫。”随即往连通管飘,直直落往底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