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玄幻小说 > 星路迷踪 > 第五章功成返乡
    第五章功成返乡

    优各族人见众人再无意见,接着说:“后来的事情你们的祖先应该都记载下来了,我们终于将所有的敌人击退,八族聚会商议,因为这些不同的敌人,其中不乏被驱策而来的,我们终于知道那里的状况,于是决定追击,看能不能对那个空间有所帮助……不过我们虽然获胜,但是我们也知道对方并未派出主力,也就是那两个种族,所以这一去不知道是吉是凶,于是只有极为厉害的人物才能去,其他人留下,将这个空间跳跃窗封住。”

    无祖想必是其中之一,陈信急问:“那他们怎么回来?”

    优各族人摇摇头说:“其实还有极微小的门户可以通行,只不过能力不到的人不能通过……那个人族是怎么说的……观体……化身……”

    陈信叫了起来:“观体有成、化身万亿?”

    陈信已经明白“幻化元婴、瞬息千里”、“神系玄境、晴雨由意”四句,剩下“观体有成、化身万亿;无存无灭、同寿天地”四句无时无刻不在心里揣想,这时听优各族人一说,陈信马上念了出来。

    优各族人一惊说:“对了!‘观体有成、化身万亿’,你也会……?他说弄懂的人就不需要经过门户了。”

    “我还没明白,”陈信摇摇头说:“那是无祖留下的字句。”

    “无祖……”优各族人在心中翻动着记忆,点点头说:“吴定岳,对不对。”

    “对!”陈信高兴起来。

    “他很厉害。”优各族人点点头说:“不过他有个徒弟也很厉害……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另外还有一个身体没来,就是以你刚刚的模样来,你们称作元婴是吧?所以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一定能达成我们的心愿,没想到你还有噬能圆晶,居然顺便救了我一命。”

    翼云族王见优各族人扯远了,连忙说:“后来呢?”

    优各族人也不再与陈信瞎聊,接着说:“我们研究了许久,终于研究出封住门户的办法,于是懂的回来的人就去了,不懂的就留下,开始制造封住门户所需的器具。这个器具是由文化修养最高的人族和对所有物质皆有透彻了解的刚族合力制造,我们除了提供不足的能量之外,几乎都没有事情,这时我们没事找事,想要以噬能飞雾将门户附近围住,以免这时候又有敌人闯入,这东西数量不多,但是翼云族知道那里有,于是几位翼云族人不辞万里的取来一个小型的噬能飞雾,我们就开始灌注能量养大它,但是……唉……”

    优各族人顿了两顿叹口气,忽然说:“噬能飞雾极为少见,要是有人见到了都会力将它炼化,取的所谓的噬能圆晶,服下之后,就不怕再宇宙飞行时,误闯被噬能飞雾裹住的星球。”

    “不然会怎样?”陈信迟疑的问。

    “不然?”优各族人摇摇头说:“误闯之下身劲力失,无法御气,岂不是会活活摔死?我们本来也是希望敌人不会飞出我们坚守的范围……但我们算是玩出问题了,每个人有事没事就供给那团噬能飞雾成长的能量,终于在完成宇宙盘的时候,我们汇聚了大量的能量惯入,这时一不小心,居然让噬能飞雾侵进了我们的能量区,一下子噬能飞雾迅速成长,将所有地表完吞噬,我们再也无法离开这个星球。”

    原来如此,陈信终于明白为什么梦幻星会是这种奇怪的情形,原来就是当初在凤凰星见到的那种怪雾所造成的。

    优各族人接着说:“我们心丧若死,这下不但没有人能够驾驭完成的宇宙盘,而且各族再有来援,只怕都会摔死,在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又发现一个更糟糕的事情……

    我们的能量因为用来养大噬能飞雾,已经与这一团噬能飞雾紧紧联系,从此无法再接收到任何能量,只剩下基本的体力。”

    陈信点点头说:“难怪刚刚您身无劲。”

    “当时所有的人都是这样子。”优各族人叹口气说:“所有人的生命都大为缩短,只好在这星球上繁衍下去,教导子孙修炼,希望有一天,子孙能突破噬能飞雾的限制,将我们的任务完成。”

    “至于刚族及优各族,都必须经过数百年的能量压缩才能分裂生殖,我们是没有希望繁衍的,所以六族留在那块大陆辟地而居,各自发展社会……人族最麻烦,来的雌性人族极少,刚好牧固图大陆上有一种原生的种族,虽然民智未开,但与人族大同小异,可以藉此繁衍,那种生物移动迅捷、聪明机警,我们大家又失去内息,那时一起帮人族抓老婆,真是好一阵子辛苦。”

    “六位留下的刚族人在临死前化为石质,帮助各族收藏记载,以避免日后子孙遗忘,并将宇宙盘分成所谓八宝,其中六样交由六族传下去,以藉此寻找我们,最后一位刚族人里面刚好关了这个弯角怪,我只好夺取他的心智,帮助我们移回这个地方。”

    “我们再这里等了好久,居然一直没有人来……其他的族人一个个死去,我也只剩几天的生命,最后只好跟弯角怪进入刚族人的腹中,藉着刚族人留下的假死气体停止生命运作,但两千多年过去,毕竟还是又衰老许多,若是再过千多年没有人来,我仅剩的三日寿命也会耗尽,那时我只好留言了,幸好终于等到你们来……现在我的身体又重新恢复活力,可以自己操作宇宙盘,这真是太意外了。”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明白了,优各族人以弯角怪试验众人的能力,大失所望之下只想再回去睡觉,还好陈信适逢其会,又恰好身怀噬能圆晶,不但能够在梦幻星上自由御气,还能帮助优各族人重新恢复体能。

    优各族人接着说:“接下来的事我来做就可以了,你们回去之后跟自己族人说,日后六族在这颗星球上好好相处,把这里当作故乡住下,记载所提及之门户已经封住,若是尔后能将噬能飞雾的效果除去,也只有达到所谓‘观体有成、化身万亿’的境界,才能去别的地方……”

    陈信吃了一惊,连忙说:“前辈,不是只要封住敌人的门户就可以了吗?”

    “本来是这样的。”优各族人说:“不过噬能飞雾一日不除,这里就是死亡陷阱,再有任何种族到来都非摔死不可,我想了想,还是一起都封起来比较妥当。”

    陈信讶异的转头望向薛乾尚,心想这样不就从此无法再来了吗?

    薛乾尚摇了摇头说:“我们算是幸运的……这件事确实不得不防。”

    陈信听了微觉可惜,也知道没有办法改变。

    “这样吧。”优各族人挥手说:“我必须先封住这里,你们快点离开,威力所及,这个陆地只怕会陆沉大半,牧固图大陆也会有数日不停的大地震……每个门户都会花掉我十天左右的时间,除了通往我故乡的门户及人族的我会最后封,你们记得在七十天内回去。”

    原来那个属于敌人的门户就在这附近。

    薛乾尚连忙说:“前辈见谅,我们带着他们离开也需要七、八十天,船只离开这块大陆到上岸又需要一个月,能不能多宽限四十天?”

    不然大海翻腾起来,那艘船怎么受得了?

    优各族人一愣说:“好吧,都等了两千年了,不差这四十天,我会等四十天后在动手,…你们还是百日内离开……”

    优各族人随即开始将所谓的刚族遗骸加大洞穴,取出了一个大东西,这是已经聚合的八宝,除了原先的模样之后还加上了一棍一板,合成一个古怪的东西,七色能量彼此流转,慢慢的变成深黑,又沉寂了下来。

    优各族人弄东弄西,忽然由地面弯角怪的尸体旁拾起透光刀,对陈信说:“这是当时刚族人制造的武器,在所有人的能量都消散以后,以人族原有的能量最为孱弱,所以留了四把给人族,我这里留下了一把……反正日后也没有用,为了答谢你送我噬能圆晶,这把刀就送给你吧。”随即劲力一催,将透光刀往陈信掷来。

    陈信顺手一接,忽然现这把透光刀轻若无物,似乎与其他的武器又有不同,难怪弯角怪挥动时如此迅速,但是这个礼未免太重,他有些迟疑的说:“前辈……”

    优各族人一挥手说:“人族什么都好,有的时候就是太罗嗦了一点,你拿去就是了。”

    “多谢前辈。”陈信只好一个躬身,将刀别上腰间。

    黄吉好奇心起,跑到优各族人身旁问东问西,优各族人一面校调着所谓宇宙盘的机能,一面随口回答。而其他的五族见已无事,在薛乾尚的敦请下,又分别依序跃上了藤蔓编成的大篮。

    众人终于完成任务,熊族、木族、翼云族再与陈信略为叙旧后,黄吉终于被赶了回来,众人与优各族人挥手告别之后,陈信、薛乾尚、黄吉、林齐烈四人才回到卓能中,陈信一进控制室,重见卓能中的众人。

    在众人的欢迎声中,陈信高兴的说:“还是这样与大家见面比较好。”

    “你刚刚那比较好看。”那雷可夫不表同意,不过捏捏陈信的身体后又改口说:“但是这样捏起来比较实在。”

    一旁的的谢日言摇头说:“恐怕是因为当时陈信元婴并未汇聚大量能量,与弯角怪过招时的造型大概硬多了。”

    “我也不清楚。”陈信笑着说:“这下子任务大功告成,等送他们回去后,我们也可以回去了。”

    “万里迢迢的赶来送一颗珠子。”李丽菁摇头说:“这个任务也真是古怪。”

    “那是因为两千年前他们已经将敌人赶跑了。”陈信笑说:“不然没这么简单。”

    “也不简单了。”薛乾尚回到位子上坐下,摇头说:“我们来了将近三百天,换成地球的日子也有二百五十天……不知道实际上地球现在流逝了多少时间,可能还不到几个月。”

    黄吉叹息说:“都是当初他们交战时能量太大,所以这里的时间流速由慢转快,不然我们来到这里岂不是能见到无祖。”

    黄吉刚刚去问东问西就是为了问这个。

    “见到无祖我就要骂他了。”李丽菁嘟嘴说:“留下的话没有一句清楚的……陈信却又能练出来,真是莫名其妙。”

    以前地球人对无祖奉若神明,现在众人逐渐明白无祖也只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李丽菁说话也放肆起来。

    陈信叹口气说:“我一面修练,一面感觉到无祖的用意,其实这些状况没有一定的方式,除非亲自指点,不然留下修练方式有时反而害了后人,无祖只算留下心得纪录而已。”

    “我们只要七、八天就能送他们回到船上。”薛乾尚问陈信说:“再来呢……回地球吗?”

    “还是在空中暗暗的送他们回去牧固图大陆吧。”陈信说:“这样也比较安心……若想在这里多呆一下,还有六、七十天的时间。”

    “好。”黄吉点头笑说:“我们送他们回去之后,恰好顺便去找天广皇和练长风的麻烦。”

    “算了。”陈信摇摇头说:“他们也没有真正对我们造成损失,长风没伤了乾尚我还颇为感激。”

    “至少要吓吓他们……”黄吉一副不甘愿的模样,忽然突发奇想的转头说:“林大哥,你会不会想当皇帝?”

    林齐烈吓了一跳,瞠目不知黄吉在说什么,那雷可夫倒是一拍掌说:“天广皇不是好东西,林前辈当皇帝八成好多了……只要陈信肯帮忙,还有什么做不到?”

    林齐烈愕然望向大家,陈信轻笑一声说:“要是林前辈有意,这七十天内我们自当力帮助。”

    林齐烈心中一阵温暖,摇头笑了起来说:“当皇帝有什么好处?还不如随着你们漫游星际,见识天下奇风异俗。”

    薛乾尚目光对着林齐烈说:“前辈,若是随我们去了,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回来……没关系吗?”

    “我已经八十余岁,没多少的岁月了。”林齐烈深呼一口气说:“能埋骨异乡,何尝不是人生一快?”

    众人都知道贵族最多只活到八、九十岁左右,林齐烈这话大有沧桑的感觉,一时都接不上话,不过陈信却忽然皱眉说:“我不认为如此……前辈数十年前已经气通内外,身体的器官机能均已延缓老化,肯定至少还有五十年以上的岁月。”

    陈信忽然一顿,一面思索一面说:“而且要是借气破顶……引劲而入……体内应该会盘更新。”

    林齐烈脸上神色百变,思索了片刻,迟疑的说:“这……这……借气破顶……不会有冲突吗?”

    “破顶之后还必须贯脉。”陈信手指着林齐烈肩脖间的一处地方划下说:“这里的经脉应该能将两边的能量融合,放着没用太可惜了。”

    林齐烈恍然大悟,向陈信一个躬身,感激的说:“多蒙指教,林某当初以为已达极限,数十年来局限于此,原来体内还有发展余地……真是……真是……陈信,不,公子,林某从此尊称你为师。”

    林齐烈以公子尊称而不冠姓,那是感激的将自己视为奴仆,只是众人在梦幻星居住不久,不太明白林齐烈言中之意。

    “前辈请起。”陈信扶起林齐烈说:“本来若是留此专心修练,一年之内必有所成,但若随我们离开噬能飞雾的区域,三、五十天内应该可以大成。”

    陈信一笑说:“要是前辈想留下来,陈信愿意将最后一颗噬能圆晶相赠,那也能达到相同效果,日后纵横青冥、翱翔万里,成就必将远胜于我。”

    “不……无须浪费。”林齐烈摇头说:“我随你们去,这里的九个门户要是都封上了,以后也没有那里能去,就算能纵横青冥、翱翔万里,也是一辈子井底之蛙,能追随公子身后,探索星际自然是无比乐事。”

    “前辈愿来地球自然是无任欢迎。”陈信点头说:“不过日后我可能会定居地球,再也不会东奔西跑了。”

    陈信想起刘蜜说的,要是林颖雅还在地球等自己,打死陈信也不出门了。

    “请公子不要再称呼林某为前辈了。”林齐烈诚恳的说:“我担待不起。”

    “那……”陈信也不是拘于礼法之人,点点头说:“那就学黄吉称你为林大哥好了,反正破顶纳气之后,你的白发应该也会转黑,别叫老了。”

    “这个好!”黄吉凑进两人间笑说:“大家以后还要一起过日子,前辈来前辈去的太生份了。”

    “林大哥!”“林大哥!”众人见状纷纷叫了起来,林齐烈家破人亡二十年,忽然见这些人对自己如此亲密,心中激荡,眼眶竟然红了起来。

    陈信见状知道再说也是凭添林齐烈的伤感,转过话题问一旁的四婢说:“你们呢?”

    “公子?”小春等人不明白陈信的意思。

    “你们有没有地方去?我们走之前必须先安置你们。”陈信问。

    小冬叫了起来说:“公子去那里,小冬就去那里。”

    小春等人也是睁大双眼点头,深怕陈信说不要她们了。

    带她们回去还得了?林颖雅就算真的在等自己也会翻脸,陈信求助的望向薛乾尚,薛乾尚耸耸肩,示意爱莫能助,回头望向四人,小夏正可怜兮兮的问:“公子……你不要我们了?”

    “怎么会不要?”黄吉插嘴说:“陈信没这么狠心,何况要不是你们,我们说不定还逃不出来。”

    李丽菁心肠较软,见四婢可怜的模样也忍不住说:“对嘛!陈信!带她们回去啦。”

    “她们真的帮了我们很多。”舒红也出声了。

    陈信瞪了黄吉一眼,心想这些事都是黄吉搞出来的,但是转念想到,薛乾尚等人这一趟南奔,确实因为御能神术特别适合对付四面涌来的人潮,四婢出力甚大,陈信心情也对她们十分感激。

    正沉吟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小春忽然面色带愁,怯生生的说:“公子!我们知道以后再也回不来了,这没有关系……还有,我们早就商量过了,这一生能服侍公子于愿已足,小婢等人不会有非份之想……公子可以放心。”

    陈信的头又大起来说:“让你们一起去不是不行,可是……”看来功夫练的再高,这种事情陈信还是不会解决。

    “这样吧,我来说句公道话。”薛乾尚终于说话:“小春!你们愿意在陈信身旁自居为婢,没有错吧?”

    四婢明亮的眼光转向薛乾尚,同时点了点头,薛乾尚继续说:“陈信当然愿意带你们走,不过婢女与陈信同房未免有失体统,那雷可夫,能不能麻烦你在陈信外厅增建四间小房,比我们以前在安妮号上的寝室大些就可以了,反正我们这里每一层都十分高,重叠起来可以盖好几间。”

    卓能号高达二十公尺,却只分成三层,寝室那一层将近五公尺高,大有利用的空间。

    那雷可夫点点头说:“交给我办吧,乾脆四间都建在上面,反正大家都会飞,也不会影响下面大小。”

    薛乾尚点点头接着说:“好!黄吉大哥,那些床是你搬进去的,记得搬回原位……小春,我们会另外整理四间单人房,分别预备给你们四人住的。”

    众人又是一愕,不是在外厅增建小房间吗?怎么又要整理房间?

    只见薛乾尚接着又说:“如果你们坚服侍陈信,那四间增建的小房就是为你们设的,但是我要让你们知道一件事,连陈信在内,我们只希望你们是我们的朋友,不是婢女,要是你们愿意成为我们的朋友,那四间房间随时欢迎你们搬过去。”

    “小婢明白了,多谢薛公子为小婢们费心。”小春恭声说。

    “公子……”小冬还不放心,凝望着陈信说:“这样可以吗?”

    陈信只好点点头说:“只是委屈了你们,你们要记得,我没当你们是婢女。”

    四婢见陈信同意,欢天喜地的又去排自已的物件,黄吉摸摸鼻子认命的去搬床,那雷可夫也落到底层去收集材料,陈信望向薛乾尚,苦着脸说:“乾尚,你有方法也不早说?”

    “说不定你忽然坚持不让她们去。”薛乾尚无辜的说:“我可不敢背这个责任。”

    陈信想想薛乾尚说的也有道理,叹口气抱起在四面打转的小毛莉说:“还是小毛莉轻松,什么都不用烦恼。”

    小毛莉望着陈信,咿呀咿呀的笑着叫:“叔叔,叔叔。”伸手玩起陈信身上的衣饰。

    “她还认得我?”陈信又惊又喜的说:“刚刚的我与现在完不同呀?”

    “她见人就叫叔叔。”李丽菁摇摇头叹气说:“一点都不怕生,真怕回到地球一不小心就被人抱走了。”

    陈信这才知道自已表错情,讪讪的对小毛莉说:“小丫头,你整我呀!”

    “叔叔?”小毛莉哪知道陈信在说什么,笑咪咪的又叫了一声。

    陈信只觉得一阵窝心,紧紧的搂了搂小毛莉说:“她的嘴怎么这么甜?一点都不像妈妈。”

    “陈信。”李丽菁咬牙微笑说:“你是皮在痒了。”

    陈信放下小毛莉,一溜烟的往自已的房间飘去,一面还说:“脸蛋儿白里透红又不像爸爸,你们夫妻……真会生,居然把优点集中起来了。”

    李丽菁本来已经决定拔剑追杀陈信,听到最后一句才知道陈信是拐着弯在称赞两人,脸一红止步跺脚骂道:“陈信,你的嘴最好烂掉。”

    在众人愉快的笑声中,卓能直往西南海岸飞去。

    梦幻纪元二六一三年三月三日

    卓能将五族人运至大船,陈信等人沿路除了偶尔与翼云族人叙话,也少与各族多聊,当然更是不会与左督国王抬杠,一路平安无事的将各族送到大船,陈信、薛乾尚与五族众人辞别,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卓能号破空而去。

    当然陈信等人早已议定远远护送,不过为避免左督国王等人疑神疑鬼,甚而增添其他各族到达人族后的困扰,所以只在数万公尺的高空中远远跟随,就这样过了两天。

    今日陈信闲来无事独自一人坐在房中,体会着这个小宇宙的律动,据优各族人所说,这是个独立的小宇宙,空间中只有孤伶伶的一颗恒星,那是不是也只有小小的空间?可是自己的能量不断往外探去,四周数千亿公里内仍是无尽的虚空,在离开之前也未必能够感知到所有的范围。

    陈信现在能量不断向外联系,以光速不断扩张距离,当然除非某处发生极大的影响,他并不能察觉到所有发生的事情,必须将心神凝注于某一块区域时,才能知道那里所发生的大小状况,凝注的区域越小,观察的程度越细微,只是随着知觉的延伸,陈信可以瞬间将心神转移到联系的范围之内,无论距离多远。

    简单的说,陈信现在知觉往外延伸已经十日,知觉也就延伸到十个光日的距离,在梦幻星的十日共两百一十五小时(光速=每秒三十万公里),也就有二千三百多亿公里(三十万公里乘三千六百秒再乘二百一十五小时约等于二千三百二十二亿公里),若是陈信忽然想观察二千三百多亿外的状况,只在一念之间即可到达,所以那时陈信在梦幻星上空迅速的一搜寻,很快的就找到卓能的踪影。

    陈信忽然想起练长风、想起刘蜜、想起天广皇,于是忍不住将心神往都城延伸过去,见到都城仍然是一片繁华的景象,不过却隐隐约约的有一股肃杀之气,陈信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从何而来,于是缩小感应范围四面巡行,发现各处看守的兵马明显增多,城门的盘查也更加严格,皇宫附近更是重重兵马驻守,陈信心里偷笑,莫不是天广皇怕自己报复,所以严加戒备?

    陈信继续往皇宫移入,这时候陈信也不怕被发现气息,一方面这个星球状况特殊,感觉较为不灵,另一方面因为这是遥远的能量传回来的感应,并不是陈信自己的内息瞬间移动到那里,自然更难察觉,所以当时陈信来到卓能,连灵敏的蝠虎都没有发现,只不过要是想要影响,必须像上次一般凝结吸收能量成型才会有作用,不然除了听、看、说之外,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

    陈信一到皇宫,自然先观察自己唯一认识的地方“密室”,只见密室依然深锁,四面官兵却已经撤出,其他的地方倒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处处都有守卫,陈信观察片刻,又将知觉范围扩大,感应着所有人的气息,发觉有较为熟悉的再略加注意,所以对方要是功夫太弱还真不太容易找,过不多久,陈信在皇城中的一处房舍忽然感觉到练长风的气息,陈信心念一动,将意识往那里集中。

    只见练长风与六公主刘韵并肩坐在花园中的石凳上闲聊,前方的石桌上还摆放着一些糕果,六公主刘韵正温柔的说:“长风,自你我成婚后,你始终闷闷不乐,能告诉我是为了什么事吗?”

    练长风摇摇头微笑说:“韵儿,你多心了,我很开心啊!”

    六公主刘韵面带愁容的说:“你和我在一起时虽然不说,可是自己一人时却常长吁短叹,我也撞见过几次……与陈信等人有关吗?”

    练长风只好点点头说:“陈信脱身而出,说不定会来找麻烦,我难免有些担心。”

    六公主刘韵摇头说:“这话虽然没错,但是我知道,陈信还没脱身,你就已经是这样子了,只是现在更为严重。”

    练长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六公主微微叹息一声,也沉默了下来,练长风反而有些歉疚,搂住六公主的肩头说:“韵儿,你要知道,我是爱着你的。”

    “我明白。”六公主刘韵低下头说:“我也只想为你分忧,夫妻本是一体,不是吗?”

    “你说得对!”练长风叹息说:“也许……我有些挂念地球上的父母亲,从此不能再与他们相见,难免有些遗憾。”

    “真的没有办法制造飞行船吗?”六公主刘韵望着练长风说。

    “不行!”练长风摇摇头说:“除非找到能够使用的大量优良能源,不然没有动力……

    而且以这里的技术来说,还没有办法建造出能够星际航行的工具。”

    六公主刘韵点点头,转个话题说:“你说只有这里内息才会散失,以前你们不但能飞,内劲还能送出极远处,那当初刚到这里来,会不会很不习惯?”

    “当然不习惯。”练长风微笑说:“好像回到十来岁时的能力。”

    六公主刘韵有些向往的说:“真想出去看看……难怪你会想回去。”

    “别再想了。”练长风在六公主的粉颊上亲了一口说:“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六公主刘韵脸上微微泛红,轻轻推开练长风,目光带笑的轻声啐说:“贫嘴!”眼中带媚的在练长风身上一转,起身向屋中走去。

    陈信眼见练长风正想跟入房中,心想人家夫妻大白天进房,自己只怕不适合跟,连忙低声说:“长风。”

    练长风闻声身一震,身子又缓缓的坐回石凳,迟疑的问:“陈……陈信?”

    “是我。”陈信的声音只在练长风耳旁震动。

    “你……你是来杀我的?”练长风根本没有抵抗的念头,连陈信在那里也没问。

    “不是……”陈信叹口气说:“我只是不懂,你为什么这样做?”

    练长风摇了摇头说:“反正做都做了,你若要取我性命,我只好认命,至于为什么……

    请你不要问了。”

    “你真的不回去了吗?”陈信说:“要是你说出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歧见能够解决的话,我也可以替你向大家说情。”

    “你……”练长风摇头苦笑说:“你一点都不生我的气?”

    陈信一笑说:“你没有伤了乾尚,我还蛮感激你的呢,反过来说,要是你当时伤了他,那我可能就是真的来报仇的。”

    练长风低下了头,十分惭愧的说:“请你替我向大家说声抱歉……尤其是乾尚。”

    陈信顿了一顿,悠然说:“长风,到底是谁要你这样做的?”

    练长风一阵意外,望着四面的虚空说:“你……你说什么?”

    “我们之间并没有仇恨。”陈信说:“除了因为颖雅,你对我也许有些不满……但是你不该是那种将仇恨长久放在心里的人,我相信一定有人指使你……是圣殿中的那一位?”

    练长风闭紧了嘴,一句话也不说,陈信见状叹口气说:“你不说也罢……只是以圣殿的能力,实在足以将我除去,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会将这件事委托给你?”

    陈信停顿了片刻,见练长风依然保持沉默,只好说:“好吧!那我只能祝你在这里过得愉快了……天广皇不在都城吧?我没发现他的气息。”

    练长风见陈信不再追问,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说:“他怕你再来,找了个理由出巡去了。”

    “真是小心。”陈信笑笑说:“要是我真的找他,难道会找不到吗?……长风,蜜儿还好吗?”

    练长风点点头说:“她本来为了你被关的事情,生病卧床不起,直到你离开密室,她接到消息才逐渐复原,现在还在宫中调养,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那我就不去见她了。”陈信叹息说:“希望她无恙。”

    “陈信!”练长风突然说:“你们还不回去吗?”

    “要回去了。”陈信说:“八宝已经聚集,任务也将要完成,你可以告诉天广皇,我懒得来找他的麻烦,他可以安心的作皇帝了。”

    “这……”练长风有些为难的说:“我会试着转告他的……”

    这时陈信忽然感应到六公主出房往这走来,急急的说:“你老婆来了,我也该走了……

    长风,一切保重。”

    “一切……保重。”练长风对空喃喃的回答,却再也听不到陈信的回音,回头一望,妻子刘韵正站在花园入口疑惑的望着自己,练长风回头尴尬的一笑说:“刚刚陈信来了,又走了。”

    “什么?”刘韵脸色大变,四面张望就想大声呼唤。

    练长风连忙说:“他说任务已经完成,他们即将回去,还说不会来找皇上的麻烦。”

    “真的吗?”刘韵有些不放心的依偎到练长风的身边,望着空寂的四面花树,一时不知该不该相信练长风。

    练长风点点头,望着天空说:“他绝不会食言的,我永远也比不上他……要是他当初愿意留下来,那该有多好?”

    “长风……”刘韵望着练长风惋惜的神色,虽然不是真正明白练长风的意思,仍赞成的说:“你说得对,要是当初他愿意娶蜜儿,今天也不会弄成这样。”

    练长风一愕回头,随即微笑的将刘韵拥入怀中,亲匿的吻了刘韵的耳垂说:“还是我聪明,对不对?”

    “臭美!”刘韵浑身一软,咬牙说:“你到底……进不进去?”

    练长风不再多言,伸手将刘韵抱起,大踏步的走进房中。

    数十日后,五族归来,一面将这次的事件四面轰传出去,左督国王当然不觉光彩,可是各族都会说人族语言,拦也拦不住消息,天广皇自然是又惊又怒,对左督国王的信任度更为降低。

    数日后,另一块大陆果然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大地震动数日,四面海啸冲击,将南角城及东极城毁去大半,还好这时沿海各城多已接到警告,除了建筑物的伤损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陈信等人这时已经飞出梦幻星,在宇宙星空之间众人又多修炼了数十日,直到林齐烈终于功成,才开始向通往凤凰星的空间跳跃窗出发。

    这段期间,陈信等人还在宇宙中见到那位优各族人,他坐在一块八宝聚合的大石板上,已经封了几个空间跳跃窗,到陈信向他辞行的时候,他还特地送众人离开,才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而梦幻星上的人族在无外患的情形下,迅速的恢复了繁荣,与外界得通商贸易也逐渐的频繁起来。

    只不过左督国王徐东平终于被天广皇降旨封为幻粹阁阁老,这本是一项荣耀,就此退休也无大碍,不过徐东平却是念念不忘练长风杀子之仇,天广皇在世之时他还不敢妄动,当十年后天广皇因病崩殂,皇储刘方接位为天胥皇之后,他联合了幻粹阁阁老与习回河王,怂恿已成为东极王的二皇子刘正叛乱,终于在梦幻纪第二六二五年使得都城易主。

    那时徐安、徐文海两位阁老感念练长风当年相助之恩,护着已身为右督国王的练长风,领着数千残兵逃至南角城,奉南角王为帝,于南角城重整兵力北伐,只不过连刘韵在内,练长风留在都城的一家大小百余口终于遭斩首。

    之后人族分成南人族、北人族两个国家,于东极河南岸交兵纷扰百余年,直到百年后练长风过世,练长风再婚所生幼子练亭牧,袭杀刘氏幼主于禁中,篡位自立,借鳞身族之力挥军北伐,才又将两国统一起来。

    练氏一族称皇再传数百年之后,为士族与贵族联兵革命所灭,而士族所凭仗的功夫,正是数百年前在天降神王府中侥幸逃出的婢女所传下之御能神术,练长风若是地下有知,这中间的因果关系也很难论断了。

    梦幻纪元二六一三年五月一日

    无元七三九年二月十五日

    凤凰四十一年第四十一周周日

    陈信等人终于离开梦幻星系,回到凤凰星系,开始根据凤凰星系星球移位的状态,计算出地球及凤凰星正确的时间,众人在梦幻星系待了三百四十七日,换算成地球时间也有三百一十天,可是这时仪器时间却显示出距离离开的时间-无元七三九年一月十五日,这里的宇宙空间其实只过了整整一个月,众人当初以速度障壁前进时足足损失了三年,这样算是补回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现在的地球,与当初众人刚离开凤凰星系的时候应该没有多大的变化,所谓的新型合成人应该还没制造完成吧,圣殿也应该还没有剿灭吴安议事长等人,不过等众人到达凤凰星的时候,又会耗掉至少三年的岁月,到时候的变化又很难说。

    陈信与薛乾尚等商议许久,心想既然圣殿似乎对众人有敌意,还不如先不要发讯回地球,等到了凤凰星之后视状况再决定好了。

    计议停当,卓能号认准了方向,迅速的加速冲向凤凰星,只不知道将会有什么样的事件,在三年后的凤凰星上等待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