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替身公主 > 第2章
    苏菲亚直盯着他想:没道理呀?他实在算得上是一个体贴入微的男人,她为何会对他感到如此的惧怕?

    他已经是她的丈夫,她没道理永远拒他于千里之外吧?

    就算他要她尽为人妻的义务,她也不能拒绝,因为她已经在上帝的面前发下誓约。

    一思及此,苏菲亚勇敢地抬起双眸,望着他已经裸露的上身,这才惊觉原来是衣服带给她的错觉。

    他并不如她想象中的瘦削,而是相当的精壮。如山壑般结实的胸,往下望去,则是结实的肌理,完没有多余的赘肉。

    天,他简直完美得不像是人!

    “怎么了?”

    席诺尔望着出神的她,不禁笑出声音,低柔地勾人心神。

    “没事。”苏菲亚的俏脸上泛起一阵燥热,只能羞涩地低下头,高傲的她说不出自己的羞赧。

    “过来。”席诺尔低柔的嗓音像是魅人的魔物,勾魂摄魄地直捣入苏菲亚毫无防备的心。

    她像是个玩偶一般,慢慢移向他温热的身躯,缓缓倒入柔软的大床上,感受着他炽人的呼吸。

    “你怕我?”

    席诺尔紧紧地将她拥在怀里,穿着皮裤的修长双腿紧夹着她的下身,代表他不容置疑的占有欲。

    “不怕!”苏菲亚不甘示弱地回答。

    愈是接近他,她愈觉得整个人像是要被摄入他灵魂深处,有一股不知打哪里冒出的惧眎狠狠地攫住她高贵矜傲的心。

    在他的面前,她越来越不像自己了,现在的她,活像是蜷伏在他脚边求爱的野猫一般可耻,但是她却又无力抗拒。

    她心底很明白,她是爱着克伦威尔侯爵的,可是……

    “那么,你已经打算把你自己交给我了吗?”席诺尔的嗓音低柔却不失热情,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际,蛊惑她的心神。

    “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

    该死,这不是她的想法,她不是这样想的!

    可是,自她口中逸出的,千真万确是属于她带着苏格兰腔的话语。

    她究竟是怎么了?

    在他深邃目光的注视下,以及那温热的气息包覆,她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扭动,像是在要求他的临幸。真是太可耻了!

    但是,最可耻的是,她并没有办法改变她现在的心境,她确实是被他所迷惑。

    这宛如魔鬼般的诡邪男人……

    席诺尔淡淡地勾起一抹噬人的笑,倏地狂攫她粉嫩的唇瓣,湿热的舌像是渴求已久,火热地探入她的口中,挑逗着她青涩的舌。

    他的一只大手滑入她如凝脂般的腿,扯下她丝质的亵裤,另一只大手则狂乱地拉起她仅剩的衬衣。

    “啊……”苏菲亚感到身上一阵沁凉,连忙想以小手遮住自己的身躯,却被他擒住。

    “别怕,把你自己交给我。”他的大手轻轻地擒住她的小手,在她的手心上烙下热情的吻。

    他的话语像是恶魔蛊惑人心一般的低沉粗嗄,紧紧裹住她的心神,像是咒语一般让她不自觉地放松身子。

    席诺尔满意地扬起笑,慢慢俯下身子,以渴望的口舌含住她的胸以舌舔吻,再慢慢地吸。

    “这样……好怪……”他的话语成功地禁锢她的身子,却钳制不了她的心神和灵魂;苏菲亚羞涩地扭摆身躯,不知该如何面对他热情的攻势,只能无措地闭上眼眸。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怪的?”席诺尔不疾不徐地移动着他湿热的舌,在她的身上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不要!”苏菲亚一张如花的俏脸染满绯色的云彩。

    她知道夫妻间要做什么,但是……

    “乖,我不会伤害你的。”席诺尔煽情地舔了舔自己的唇瓣,等待着她为他打开双腿。

    这像是一道惑人的魔咒——她生涩地为他张开双腿,深绿的眼眸却因此漾着透明的光痕。

    “我会好好疼你的。”席诺尔粗嗄地说着。魅惑她的灵魂,挑逗她的欲望……

    他扯开皮带,拉下环扣,隐私处霎时立在她的面前。

    苏菲亚羞愧地调开视线,不敢再看向那令她感到羞怯的男性欲望。

    “不要怕。”望着苏菲亚一脸惶惑悚惧的表情,席诺尔捺着性子,柔声地安抚她。

    “放轻松。”

    席诺尔慢慢地诱导着她,没有半点伤害的压迫,轻柔地推入她的体内。

    苏菲亚急喘着气,不能理解这样的情事,只知道若是再慢一拍呼吸,她可能会与这个世界诀别。

    席诺尔等她适应之后,开始慢慢地在她的体内律动,让她随着他的节奏哼出喜悦的乐章。

    “望着我。”

    席诺尔突然地将她的双腿架在他的腰上,将她的上身扶起,半强迫她望着他与她神圣的结合后,便让她娇柔的身子完地攀附在他的身上,让他可以加深每一个冲击。

    苏菲亚不断地喘息,双手不断地搓揉着他柔软的发丝,忘情地在他的身上弓出一道弧线。

    直到这一刻,苏菲亚才隐隐约约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惧怕他。

    或许是因为他的诡魅,或许是因为他的魔力,也或许是因为她恐惧走入他的心中……

    第二章

    一大清早,清爽的春风吹过精致的艺术玻璃窗,拂在贪睡的苏菲亚脸上。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无神又带点失措地望着房内,再探向自己赤裸裸的身体,清妍的丽容霎时绯红。

    瞧她做了什么好事?

    她昨晚居然像个不要脸的荡妇,拜倒在他的身下!

    这一切都乱了!

    为什么只要一见到他,她总会觉得惊惶失措?尤其在那一双如月般的邪美银眸之下,她更会不由自主地任他予取予求?

    在他温柔却又带着邪魅的眼眸下,她变得在意他的视线,在意他的举动,在意他的一切……

    苏菲亚呆愣了一会儿,努力地将他在她脑海中的狂魅身影甩去,倏地站起身,让姣美的胴体暴露在日光之下。

    别再想了!

    她可是苏格兰公主,地位与身份都不是他这样的人所高攀得起的,所以她没必要在意他。

    苏菲亚摇了摇床柜上的铃,招来侍女为她更衣打扮。

    她穿上正式的苏格兰服,将身裹得死紧,就连一分的肌肤也不愿显露在众人的面前,将长及腰的浅褐色长发,往上绾起一个懒人梳,在颊边留下两绺风情万种的发丝。

    她雍容华贵地走出房门,抬头挺胸地迎向同她问安的侍女和男仆。

    走入一楼精美的大厅,她深绿色的眸子矜傲地环视一周,却没见着席诺尔的身影,心中有一道失落的声音,她不加以理会,轻挑细眉,缓移莲步走到老管事法兰身边。

    “你叫法兰?”

    苏菲亚尖细的声音,淡淡地在法兰身边响起,带点轻蔑和高傲。

    法兰闻声,转身望着她,瞠大淡淡的褐色眼眸,刹那间的惊诧稍纵即逝,立即恢复他一贯的恭敬。“夫人。”

    法兰略微弯身,向苏菲亚恭敬地行礼。

    “子爵呢?”

    苏菲亚没看清楚他无来由的诧异,径自轻睨了他一眼,便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一副女主人姿态。

    “爵爷到汉普敦宫去了。”法兰简洁地回答她的问题,随即向一旁的男仆使了个眼色。“请问夫人,准备用餐了吗?”

    苏菲亚皱了皱眉,无法压下那股想见他的欲望;这一份欲望和她的傲气起了冲突,在她的体内引起一道急遽的撞击。

    “我要在这里用餐!”

    苏菲亚嘟起鲜嫩欲滴的杏唇,焦躁地吼着。

    “这里?”法兰瞠大世故的眼瞳,错愕地望着她绝丽的怒容。“这里……可能不太适合。”

    虽然,她是偏远国家苏格兰的公主,可是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公主,是贵族中的贵族,怎会不知道最基本的礼仪?

    这里可是大厅,怎可在此用餐?

    “有什么不适合?我说要在这里便是这里!”苏菲亚倔起性子来,就连菲特烈也无法招架。

    瞧他迟迟没有动作,苏菲亚极不悦地瞪大深绿色的眸子睨向他。

    这些狗奴才,若是不给他一点下马威,只怕会让他们给爬上天了!

    “还不快去招呼?”

    苏菲亚板起清冷的面容,双眸不带情感地斜睨着法兰。

    “夫人,在大厅用餐,实在是不合礼仪。”法兰垂下眼,不卑不亢地回答着她。

    “你眼中分明是没有我这主子的存在!”苏菲亚有点恼羞成怒地吼着,她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拒绝她!

    她是温莎堡的女主人,席诺尔不在,她当然得替他管理这些下人,可是这个老管事分明没把她放在眼底!

    在苏格兰时,谁敢这样拂逆她的命令?

    “夫人,这是礼仪的问题,而不是你的权限问题。”法兰谦卑有礼地回答,压根不在意她骄纵的个性。

    “我要在这里用餐,我现在命令你!”望着法兰冷静沉着的表情,无端惹起她心中的大火。

    她敛下深绿的眼瞳,冰俨的寒冷罩在她的丽容上。

    法兰挑高眉毛,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过了好半晌,终于屈服于她冷若寒冰的娇容。

    他蓦地叹了一口气,随即不置可否地向一旁等候多时的男仆说:“将夫人的餐点移到大厅来。”

    这是他成为温莎堡管事以来,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考验;望着苏菲亚胜利的笑容,他真的是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爵爷迎回这位苏格兰公主,用意究竟为何?

    若纯粹是为伊莉莎白女王陛下的旨意,他也用不着做到这个地步,所以娶苏格兰公主,一定是出于他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