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书网 > 其他小说 > 邪佞小剑兰 > 第13章
    让我差点……误以为你要放弃我。”那种心情被她左右、忽冷忽热的打击,到现在仍在胸臆里存在,不问个清楚明白便无法释怀。

    “我怕拿以往那张蠢憨憨的表情来见你,你会不相信我说的话……总是这样的,不管我话说得多认真,只要搭上那张脸孔,大家都觉得我在说笑,或是说着我不可能做到的事。”她吃过很多次亏哩,所以每当她要宣告重大事情或决定时,她都会拔出剑,让自己变得精明厉害些。

    她的答案,让他相当满意。

    “不过你傻起来也很可爱,呆呆的像在鼓励人来尽情欺负你。”像他,就是当中最恶质的一个。

    “可是……想欺负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常”她下手绝不会留情的,该断手的断手、该断脚的断脚、该捏爆命根子的也没有身而退过。有人说她扮羊吃老虎,凭着那具皮囊卸除别人的防备戒心,以为外表傻,脑子也傻。

    “我会是唯一一个。”

    司徒剑兰笑着宣告,高扬的薄唇吻上她的心窝口,不只温润了胸上的蓓蕾,也震撼她的心。

    而且是欺负到底。

    “上回没教完的《幽魂淫艳乐无穷》部分,我现在一项一项教会你,学着。”

    “可你的手有伤……”

    “那不重要。”两根指头不会太影响兴致。

    一戒还没决定该不该喜欢这种感觉。

    该讨厌吧……被人侵入的不舒服,身子里存在着不属于自己的一部分,任凭谁也无法立即觉得习惯,她也不例外。而且还被摆弄成难看的姿势,比跌个四脚朝天还更狼狈……拿这模样面对他,她几乎有股冲动捂住他的双眼,教他别看别瞧。

    可是真的讨厌吗?她也不知道……她从来没想过两个人可以靠得如此近,近到连呼吸和心跳都融和搅拌在一块,她分不清是谁胸口蹦蹦咚咚着鼓声一般的急响,也弄不懂是谁吐纳浓重,仿佛两人合而为一,是他也是她。

    她觑望着他,他的脸孔被情欲摆布,邪美又魅人,轻眯的凤眼咬住她的视线时,变得加倍深邃。

    然后他低头吻了她。

    一戒轻轻笑开。

    她决定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别那么疼就更好了……

    第六章

    早上醒来,榻上只剩司徒剑兰一人。

    很难形容自己翻过身子,想将昨晚按在身下纵欲一夜的柔躯给抱满怀,却扑了空的失落。

    他眯着半睡半醒的眼,没在另边枕畔瞧见她,心情很难喜悦。

    感觉像作了场虚幻无边际的梦,不甚真实,更要怀疑起夜里的一切会不会只是似假幻真的意淫。

    司徒剑兰坐起身,将长发梳揽在左肩,背脊靠着雕花床柱,在上头发现那条缠缚着她双腕的腰带。腰带已被人俐落挣断,仿佛是猛力蹦散开来,至少这证明了昨夜的真实。

    “情况不该是这般,应该是我早早起床,故意留她一个人睡到正午,让她孤单在榻上醒来,还要哀号身上下的骨头被我的粗犷强悍给弄散再重接回去,连床都下不了,娇弱的好可怜兮兮才是,怎么反过来了?”

    被孤单抛下来的人变成了他?

    望着空荡荡的半边床铺,一股可怜兮兮的念头弥漫开来……是因为昨夜太满足、两躯相贴的感觉太温暖,所以今早起来反而无法适应只剩一个人在的冷意?

    这样不对,不该如此。

    他拐她燕好,不代表心里喜爱她,也许只是贪着她娇躯的甜美;也许只是男人尝鲜的恶劣;也许……觉得揽着她的滋味也挺不错的。

    想要她和想爱她这两者当然不相同,他只知道要了她的身子,这丫头就更离不开他,他将成为她的主宰、她的天,更能随心所欲操弄她,他教会她人事,成为她头一个男人,这会让他成为她心里最深刻的存在。

    是这样吗?

    那么他应该在尝过她的滋味后,对她丧失新鲜感,那谁能告诉他,此时此刻傻坐在床铺上,回忆着夜里激情美妙的他是怎么回事?

    “一戒。”他又站在窗边唤她。这丫头这么早离开他的床是什么意思?好歹……,也该等他睡醒,给他一个吻、给他一个笑,而不是自己跑得不见人影。

    难不成……她是到银鸢城,单枪匹马去杀曲无漪?!就为了他的任性命令?!司徒剑兰心里涌上这等可能性时,也同时涌起不安,口气难掩焦急,“一戒——”

    “兰哥。”

    甜腻的叫唤,却不是出自于一戒口中,而是以同样方法叫他的司徒百合。

    她半具身子探出窗外,闺房里散落成叠成叠的书册,眼下淡淡的黑,是彰显她一整夜没睡的铁证。

    两人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对话。

    “你累不累呀?昨夜一戒一戒叫了一晚,今儿个一早又是一戒一戒的叫,你比夜里屋顶上叫春求偶的那只野猫还要吵、还要扰人清梦……怎么啦?你是将“一戒”这两字当成招呼,睡前喊一喊,一夜好眠,睡醒再喊一喊,神清气爽?”司徒百合忍不住调侃。这些日子以来,大哥自己一定都没有发现,他有多常叫一戒的名字,三不五时就听见他的朗声,根本就像个离不开娘亲的娃儿,要娘疼、要娘抱、要娘不可以放下他一个人一样。

    不过,很吵很碍耳呀!

    “一个姑娘家说什么叫春求偶,不得体。”他责备她。

    “喂喂兰哥,当我在盗抄《幽魂淫艳乐无穷》,与你商讨着书里那只青蛙精在湖里跳起令人脸红心跳的艳舞,拿她自个儿的手揉玩豪乳,一手探向她腿间花瓣那一段出现了几个错字时,你怎么就不曾说过不得体这三个字?!”相较起来,那些书里的词儿比“叫春求偶”还要辛辣耶!

    不肖妹子还敢顶撞含辛茹苦养大她的亲亲大哥?!欠骂!

    “少跟我顶嘴。有没有瞧见一戒?”

    “又是一戒?”司徒百合翻个白眼,她数数,打从昨夜自红杏坊借了三、四十册杂书回来彻夜苦读,一夜未寝的结果就是听见大哥总共喊了十六声“一戒”,再加上今早的几个,正好可以凑齐二十。

    “没瞧见。不是每次你叫她,她都乖乖爬出来的吗?现在叫不动啰?还是你的美男计失效,她不吃你这招了?”不能怪她太风凉,也不能怪她看走眼,因为她左瞧右瞧,就是觉得现下仿佛亲亲大哥变成一戒手里的黏土,很没节操的被人揉扁搓圆,已经不是之前自信傲然的司徒剑兰了。他都没听出自己呼喊她的名字时有多么黏人,多么恨不得将一戒绑在自个儿身上,不许她离开他视线半步的独占吗?到底是谁曾耳提面命,说不可以轻信一戒,要对她抱持怀疑的?自打嘴巴嘛。

    “没瞧见她就少啰嗦。”司徒剑兰不给她好脸色,一早的坏心情迁怒在亲妹子身上。

    “兰哥,你也太见色忘妹了吧?!”司徒百合哇啦哇啦大叫。摆出那副她对他毫无用处就少去烦他的嘴脸算什么呀?!她好歹也姓“司徒”,好歹叫他一声“兰哥”,好歹是从同一个娘胎生出来的耶!

    “一戒!”司徒剑兰不理睬她,迳自叫着第二十一声名儿。

    傻丫头,快出来呀!

    “一戒!”第二十二声。

    “……我在这儿。抱歉……”匆匆的,有人影奔过屋檐,看来赶得仓卒匆忙。

    待司徒剑兰定睛瞧清,一戒正顶着一头散湿的长发,满脸水珠子地伫在他面前。她身上衣裳胡乱扎系,同样布满水湿,连鞋袜也没着,光裸着足,可见她是在沐浴时听见他的叫声,不假思索也顾不得自己地赶过来。

    “浴池有点远,所以没听仔细你的声音……找我?”

    “进来。”司徒剑兰压根不理会妹妹探索思量的好奇目光,对一戒伸手。

    一戒没反驳地握住他的手,他一使力,她借力使力,身子灵巧跃过窗棂,被他揽在怀里。同一瞬间,司徒剑兰反手关上窗,半点隐私也不让探头探脑瞧好戏的司徒百合看见。

    “好可惜喔……”司徒百合嘟着唇抱怨。还以为可以看到更多精采的景色哩……只有那么匆匆一瞥,就是亲亲大哥将一戒拉进房里,他的嘴,好像立刻就黏上一戒的……书里的急色鬼就是在说他那种行径的男人吧?她昨夜才读到的,书里的禽兽——噢不,男人,一见到女角儿就扑上去剥光她的衣裳,整本里有半本是在描写禽兽——噢不,男人,是如何如何用他的舌头将女人从头到尾舔乾净,另外半本就是女角儿惨绝人寰的呀呀呀哀求……唉,要是可以近一点看不知道有多好……等等沾口水去纸窗上挖洞好了。就这么决定。

    不过后来当真干起偷窥小人事的司徒百合却是惨白着一张脸缩回房里铺上,小脑袋不断地左右摇晃,神情仿佛大受打击,菱红小嘴不住地喃念颤抖,从偶尔几个比较清晰可闻的字拼凑起来,终于听懂她说了什么——“那个人不是兰哥!一定不是兰哥……不然就是中邪的兰哥……兰哥才不会做那种事!好可怕!呜……”

    百合,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呀?

    司徒剑兰瞪着一戒浑身上下半湿不乾的模样,忽略了自己才是害她不能安安稳稳洗个好澡的罪魁祸首,她匆促奔来回应他的召唤,还得不到他的好脸色对待,何其无辜。

    他随手扯来一套乾净的衣裳,就替她擦拭起湿发,当她想出言阻止,他眯起眼睨她,一戒也识相,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乾脆也不说了,任凭他处置她一头极少散放开来的黑长发。

    他动作不算温柔,但很害怕弄疼她似的小心翼翼,带伤的手几乎要捉不牢拭发的衣裳,他却半字也不吭,仍坚持要一络一络弄乾它。